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63)

字体:[ ]

  “周婉出事了?”孙楷辰把秦砚刚放进嘴里的烟拽了下来,按着他的肩膀焦急地问,“那赵政呢?”
  秦砚瞥了他一眼,又摸出来一根烟点上,闭上眼往后靠:“自己问。”
  正在开车的魏淮铭听见孙楷辰问这一句也笑了:“您还记得有这么个人呢?”说完压低了声音,学着孙楷辰在屋里说话时的口气,“魏队,我男朋友,郑渊。”
  孙楷辰随手抓了本书盖在脸上表演物理自闭,脸已经红透了:“铭哥,求你别提这事了。”
  “我不仅要提,还得当着你们家小可爱的面提。”魏淮铭把自己的手机扔给他,“联系方式都在里面,不好意思打电话就发消息。”
  手机被魏淮铭捂得有点发烫,孙楷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电话。
  赵政刚睡着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皱着眉头看了眼来电显示,确认是自己惹不起的人,忍住了挂断的冲动。
  “魏队。”
  孙楷辰听着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慵懒声音,心软得一塌糊涂,轻声说:“是我。”
  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短暂的沉默之后,挂断了电话。
  孙楷辰看着手机哭笑不得,问秦砚:“怎么办?”
  秦砚眼皮都懒得掀开,轻飘飘吐了个烟圈:“活该。”
  赵政挂断电话以后完全没了睡意,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扯过被子裹紧了自己。
  没事就好。
  咖啡店照常开着,魏淮铭进去问了一圈,所有人都说周婉是被一个男人接走了。那男人经常来店里,一来二去就和周婉混熟了,但是每次有店员问他们现在是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周婉都只是笑笑,不作回答。
  “你们记得他的车牌号吗?”秦砚问。
  一个新来的小店员回他:“他从来不开车来的,我们之前还跟周婉姐提过这个事,说这男人指不定是个穷光蛋,让她提防着别被骗了……”
  魏淮铭没心情听小女孩的碎碎念,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所以周婉是自愿跟他走的?”
  “是啊,他俩经常一起出去。”女生看了看表,“再过半小时应该就回来了。”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
  秦砚面色凝重:“能不能给我看看那个人的照片?”
  照片是周婉找同寝室的女生照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对视,男人细心地擦掉了她嘴角的奶油,眼里全是爱意。
  男人看起来二十来岁,只能说是大众长相,但是身材比例不错,人高腿长。周婉正好到他肩膀,踮起脚环住他的脖子,笑得像个小孩。
  秦砚拿着照片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最后摇了摇头。
  没见过。
  “你确定打电话的是周婉?”魏淮铭接过照片,看着很明显是情侣的两个人,“会不会听错了?”
  “不会。”秦砚之前把周婉送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怕她会出事,给了她一个体积很小的老年机让她一直带在身上,号码和他刚才接到的电话号码一样。
  “为什么是外地的号?”
  “没来得及办新卡,直接给了她一张我之前用过的旧卡。”
  老年机体积很小,想来是周婉用自己的手机做了个幌子才找到机会给他打电话,但是电话还是被挂断了。
  “如果是周婉挂断的还好,但如果是带走她的人挂断的……”
  秦砚没有往下说,但是听得孙楷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魏淮铭沉默了一会儿,不确定地问了句:“定位试试看?”
  秦砚叹了口气——虽然有很大的可能是徒劳无功,但也只能这样了。
  于是赵政第二次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两拨人几乎是前后脚到了警局。孙楷辰一下车就看见赵政正在往外掏钥匙开门,三步并作两步地凑到他面前搭上了赵政的肩膀。
  小腹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其实赵政没用多大力,但是孙楷辰这几天本来就被折腾得身体不好,甚至今天到现在都还没吃一口饭,直接被这一拳打得往后退了几步。
  赵政打开门以后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会儿,怀疑自己一夜之间练会了什么绝世神功。
  魏淮铭按亮了屋里的灯,给赵政比了个大拇指:“打得好。”
  本来赵政打完就有点后悔,现在见孙楷辰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看起来怪可怜的,又想上去拉他一把,刚走了两步,被魏淮铭拽住了。
  “你有点出息。”魏淮铭看热闹不嫌事大,清了清嗓子,“他今天刚领我见了他男朋友。”
  孙楷辰这下也没心情装受伤了,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拽着赵政认错:“不是,你听我解释……”
  赵政把他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扒下来,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进屋了。
  魏淮铭把孙楷辰挡在门外,顺手关上了门,和屋里的两个人隔离开:“你没有点身为嫌疑人的自觉就算了,还想妨碍公务?”
  “我CAO,你讲不讲道理?”孙楷辰气得炸毛,头一次对着魏淮铭爆粗口,“你要不说能有这事?”
  魏淮铭把他按在门口的座椅上,冷哼了一声:“我哪句话说错了?”
  “是不是你跟我说郑渊是你男朋友的?”
  “是不是你一直有事瞒着我们?”
  “是不是你优柔寡断,一直吊着人家?”
  每问一句孙楷辰的头就往下垂一分,像是把脸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不过这里没有沙子,他避无可避。
  “小孩子都知道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魏淮铭坐到了他身边,叹了口气,“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错了就是错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