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65)

字体:[ ]

  地上的男人避开他的视线,抖如筛糠。
  魏淮铭在里屋搜了一通,最后从一个乱七八糟的屋子里把五花大绑的周婉扒拉了出来。
  周婉见面前的遮挡被拉开,条件反射地躲了一下。魏淮铭细致地解开她身上的绳子,轻轻地抱住了她。
  “对不起,来晚了。”
  周婉用力地摇了摇头,回抱了他:“谢谢。”
  魏淮铭感到肩上传来一股黏腻感,没多久就湿透了。虽然说自己并没有洁癖,可是也不能容忍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自己身上蹭,但是现在周婉趴在自己身上哭,他只觉得心疼。
  周婉哭够了,抹了把脸,冲魏淮铭笑了一下。
  像三月的花。
  秦砚已经把客厅里的男人绑在了椅子上,现在正非常仁慈地把嵌在他腿里的子弹往外拔。男人感受着腿上的疼痛和秦砚翻搅在伤口里的手指,疼得几乎昏厥过去。
  孙楷辰搬了个凳子在一边嗑瓜子,随手递给了赵政一把。
  “你哪来的瓜子?”
  “刚才在宴会上抓的。”孙楷辰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什么事没说,赶紧抖了抖口袋,掉出来一堆零零散散的糕点,“给你带的。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都抓了点。”
  赵政看着他手里烂成一团的不明物体,皱了眉头:“你确定能吃?”
  孙楷辰往嘴里塞了一块,含糊不清地回他:“你看,能吃。”
  刚说完,就感觉手上的重量消失了。
  周婉折腾了这么久早就饿得不行了,从里屋出来以后就见孙楷辰手上捧着一堆东西,很不客气地顺到了自己手里。
  孙楷辰:“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受害人吧?”
  周婉点了点头,给自己倒了杯水。
  “受害人不是应该……惨一点吗?”
  “是挺惨的啊。”周婉给他展示了一下胳膊上被刀子划出来的伤疤,有几条比较深的还在往外冒血,她却像无知无觉一样咽下了一大口水,笑道,“既然活下来了,总不能被饿死吧。”
  说完又抓了把瓜子盯着秦砚那边,拍了拍孙楷辰的肩膀,老气横秋地安慰他:“小伙子,你经历的还少,你人生要是跟我一样,就知道这几条伤疤根本不叫事儿。”
  孙楷辰觉得这小姑娘还挺有意思,乐得在她面前装孙子:“奶奶说得对。”
  周婉咯咯地笑了一会儿,见秦砚招呼她,一把扔下瓜子走了过去。
  秦砚第三次把晕倒的男人用冷水泼醒,把周婉拽到了他面前:“认识吗?”
  男人被折磨得快要断气,语气还是很强硬:“废话,老子自己捆来的。”
  “你仔细看看。”秦砚让周婉又走近了一些,一字一顿地说,“认识吗?”
  男人盯着周婉看了一会儿,啐了一口:“不就是个陪酒妹吗?怎么着,跟你勾搭上了?”说完又转向周婉,笑得讽刺,“你以为他有多干净?”
  秦砚拦住了想上前揍他的魏淮铭,语气疏离:“张叔,她叫周婉,要是你不记得这个名字,我就再提醒你一下。”
  “他是你在我爸进去以后接的孩子。”
  “你说的什么狗屁东西!”男人听完这话突然慌了神,想站起来和他理论,无奈自己被绑在凳子上,只能焦急地频繁敲打地面,“什么你爸,孩子的……”
  “她说她妈把她卖给了俞县一个姓秦的。”秦砚搬了个凳子坐在他对面,帮他理清这个关系,“我十四岁的时候,也就是八年前,我爸进了监狱。今年我二十二岁,周婉十六岁,但是周婉说她是十岁的时候被爸妈卖掉的,也就是六年前。”
  “那么这两年里,是谁在冒充他?”
  魏淮铭刚放到手里的瓜子惊得掉了下去。
  他以为那件案子的凶手已经缉拿归案了,没想到后面还有秦砚的母亲,和面前这个男人。那是不是意味着,还有更多的人和这件案子有关?
  这是一张大网,一环扣着一环,缜密得近乎天衣无缝。
  秦砚的父亲腿有点跛,所以村里人都叫他“秦老拐”,他干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时用的也全是这个代号,时间长了,这就真成了一个代号。
  一个秦老拐进去了,还有好多人等着接替他的位置。
  这个灰色的产业链,永远也不会断。
  周婉站在一边已经听傻了。
  秦砚在她面前挥了挥手,见她回过神来才接着说:“你那个男朋友估计就是他曾经拐卖的孩子,现在跟着他做事。”
  这下听明白了。
  她一开始还挺奇怪这男生怎么对自己这么执着,变着法的讨自己欢心,现在才知道这就是个局。
  甚至自己被这个老男人掳走以后也还在心里给那男生找理由——他去上厕所了,这就是个偶然,怪她自己非要往角落里看看。
  周婉冷笑了一声:“我就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魏淮铭插嘴:“我是。”
  孙楷辰附和:“我也是。”
  秦砚张了下嘴,被周婉抬手打断了:“行了,知道你也是。”
  “不是……”秦砚无奈地笑了声,“我是想问你看到了什么。”
  周婉的身子僵硬了一下,然后故作轻松地舒展了一下胳膊,给凳子上的人递了个嘲讽的眼神:“来,我带你们去看看。”
  被绑着的男人剧烈地挣扎了起来,被魏淮铭锤了两下以后又老实了。魏淮铭嘱咐孙楷辰和赵政在这看着他,自己则跟着秦砚进了里屋。
  秦砚在身后看着周婉已经被拽得乱七八糟的马尾,好奇地问:“他没搜你的身?”
  “想搜来着。”周婉调皮地眨了眨眼,“但是我多聪明啊。一进来我就把手机掏出来假装要拨110,然后手机就被他抢下来砸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