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68)

字体:[ ]

  “不用,我刚才已经把这里面的东西都传到手机上来了。”赵政走过来把手机递给魏淮铭,顺带狠狠地剜了郑渊一眼。
  手机里有十几个视频和几条语音,魏淮铭和秦砚来来回回翻了好几遍,脸色越来越差。
  视频大部分是从监控录像里截出来的,场景永远是孙楷辰家的客厅,十几个视频里除了几段听不真切的对话以外,就剩下了近十个打架的场景——或者说是孙楷辰单方面挨打的场景。
  但是郑渊下手并不算狠,也没有动用任何除了拳头以外的工具,单凭这个还真不能算是犯了什么大罪。
  至于音频就更没什么值得说道的了。郑渊人前人后都爱端着他那斯文败类的架子,就算和孙楷辰互相看不上眼也从不对他说脏话,这几段音频里甚至还包含了几句情话——听起来跟真的似的。
  魏淮铭冲着孙楷辰晃了几下手机:“我看您架势挺足,最后就给我们看这个?”
  单看这些,不过是“和有暴力倾向的男友如何相处”之类的夫妻感情问题,对这个案子的进展没有任何推动力。
  孙楷辰上前抢过手机,不可置信地一个个点开确认,看完最后一个以后脸彻底黑了。
  “你把U盘里的视频替换了?”
  郑渊无奈地耸了耸肩:“孙小少爷可别血口喷人,这U盘在你手里,我怎么替换?你们都认定我有罪,我本来也不想争辩什么,但是现在看来我们对‘犯罪’的理解好像不太一样。”
  郑渊动了动被反扣太久而酸痛的胳膊,没舒展两下就被秦砚按住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叹了口气:“我承认我有暴力倾向,但也仅此而已。”
  “你他妈……”孙楷辰每次见他这种彬彬有礼的态度就恨不得把他撕了,挥出去的拳头却被秦砚接住了。
  “在这僵持着没意义。”秦砚松开手,把郑渊拉了起来,冷声通知他,“那么我们现在以家暴的名义逮捕你,没问题吧?”
  “有问题啊。”郑渊皱着眉头辩解,“这位又不是我的家人。”
  “反驳无效。”魏淮铭不耐烦地拽着他往外走,“小混混打架还得教育教育呢,你这样的跑不了。”
  门外的保镖们一个比一个壮,严丝合缝地堵住了门口。魏淮铭搭上郑渊的肩膀,头疼地叹了口气:“劳驾您把他们支走,老子看见猛男就烦。”
  周婉本来一直在听他们说话,觉得话题太沉重完全不敢出声,但是听见魏淮铭这句还是没绷住笑,嘴欠地问了一句:“你是被猛男伤害过吗?”
  “去去去。”魏淮铭本来没想再理这茬,但是见秦砚也笑了就想趁机拍个马屁,补了一句,“这叫见过好的就看不上次的,看惯了秦小砚就觉得他们辣眼睛。”
  周婉乐出了家乡话:“我寻思秦教授也不是猛男啊。”
  “那肯定不是。”魏淮铭打量了一下秦砚清瘦的身形,笑容突然猥琐,“是翘屁嫩男。”
  秦砚的嘴角僵了一下:“你还是少刷点微博吧。”
  魏淮铭掐了一把秦砚的屁股,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不接受这个设定:“确实翘啊。”
  秦砚按住他的手,眼里都要喷火。
  要了命了。
  郑渊本来是过来截人的,没想到中途被孙楷辰打了个岔,偷鸡不成蚀把米地被押到了警局。赵政提前叫了人来封锁现场,一下楼就看到周沐站在一辆超跑前抱胸望着他们,本来剑拔弩张的几个人瞬间老实得像几只鹌鹑。
  周沐是突然接到电话赶过来的,都没来得及洗漱,头发乱七八糟地扎了一下,衣服也没像往常一样精心搭配。这么个造型还怒气冲冲地站在大红色的超跑前,倒像是从马路上截了辆车过来。
  “真能折腾啊,现在几点?”周沐掰过魏淮铭的手腕看了眼表,更生气了,“老娘来的时候都没来得及看表——你们凌晨三点把我叫起来参观案发现场?”
  魏淮铭立马认怂:“姐我错了,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下辈子当牛做马报答您。”
  “每次都是这句话,一个字都不带变的。”周沐啧了一声,“还有事没?没事就跪安吧。”
  “有有有。”魏淮铭指了指楼上那间窗户,“里边还有个人呢,一会儿冯渚把他带下来以后劳烦您顺便收拾一下现场。”
  周沐被魏淮铭当祖宗似地拜了一通,起床气散得差不多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知道了。你们办完事就赶紧回去睡觉,别的明天再说。”
  “我就说您还是心疼我。”
  “我怕你猝死了没人给我发工资。”周沐懒得和他多说,开口赶人,“行了小魏同志,没事赶紧滚蛋,别妨碍警方办案。”
  孙楷辰上了车还在回头望周沐那辆红得嚣张的车,感叹了一句:“感情你们当警察的全是富二代?干这行就是兴趣爱好?”
  魏淮铭把郑渊塞进车里以后才拉开另一边的车门坐到秦砚旁边,揽着秦砚的肩膀回他:“像我们这种不努力破案就要回家继承家产的是极少数,大部分还是跟你旁边这位一样的工薪阶级。”
  工薪阶级的赵政翻了个白眼。
  孙楷辰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刷好感度的机会,宽慰他:“没事,你嫁给我就比他有钱了。”
  赵政冷哼了一声,往车门边上躲了躲:“受不起。”
  “怎么了啊?”孙楷辰不知道他又哪根弦搭错了,明明刚才在屋子里聊天的时候态度还挺好的。
  魏淮铭看着这俩人着急,好心提醒了一句:“刚才的视频。”
  视频里,有一段记录下了他被郑渊强吻的过程。
  一直闭目养神的郑渊抬了下眼皮,看见孙楷辰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一句话封死了他的退路:“确实是我们俩,不是P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