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73)

字体:[ ]

  一个新来的小警员跟在他身边,看着他们队长神经质的自导自演,打了个寒颤。
  魏淮铭下了车就见何延缩着个脖子站在警局门口训人,蹑手蹑脚地从背后绕过去,凑到他耳朵边上大喊了一声,直接把何延吓得跳了起来。
  看清楚来人后狠狠剜了他一眼:“你他妈三十来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这么幼稚?”
  秦砚纠正他:“不是三十来岁,是三十岁。”
  魏淮铭:“……”
  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得到了安慰。
  “所以这个变态杀人狂又玩起直播来了?”何延听完他们的叙述,总结出来这么一条信息,叹了口气,“还挺与时俱进。”
  现在纸媒式微,仅仅是登在报纸上的消息已经很难再掀起什么大的风浪,现代人的忘姓又太大,即使是利用各种营销号进行传播,也不过是一时的热度。所以‘金三角’选择了直播这种形式——每天新鲜,每天有料。
  “他有很强的表现欲。”秦砚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子,“如果我是他,我会选择在观看直播的人数达到我的预期时结束这个直播。”
  魏淮铭问:“怎么结束?”
  “当着所有观众的面,把邓丽丽分尸。”
  他的目的绝对不止是向所有人展示他折磨人的过程,更不是把这当做一场魔术来表演。
  他最终的目的是制造恐慌,是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艺术品。
  秦砚整理了一下手里乱七八糟的记录,抬起头望向何延:“很明显现在的观看人数还没有达到他的预期,但是这个直播已经持续了三天,每天都观看人数相比于前一天都近乎翻倍,所以我们必须在场面变得不可控之前抓住他。”
  “话是这么说没错,就算你不分析这一通我也知道得尽快抓着他。”何延无奈地动了动脖子,接着说,“但是连个线索都没有,咱们去哪找啊?”
  魏淮铭把截图翻出来给他看:“他在个人简介里写了‘老地方见’。”
  “‘老地方’是咱们上次见到他的地方?”何延问完又觉得荒唐,啧了一声,“他是被人追傻了吗?”
  “我看你才是傻了。”魏淮铭用手里刚卷好的文件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你都能想到那地方危险,他能想不到?要真是在那儿,我们早就过去抓了,还轮得到你?”
  何延刚想对魏淮铭这种歧视自己智商的行为提出异议,就被手机里传出来的电子音打断了。
  时针和分针在表盘上重合。
  开始了。
  “各位中午好啊。”主播今天又换了一个声音处理器,不再是像昨天一样的孩童音,而是变成自带混响的男低音。
  屏幕依旧是黑的,只能听到主播的声音,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观看人数正在急剧增加,短短五分钟的时间里就已经涨到了一万人,屏幕下方的留言也迅速滚动起来。
  大多数是来冒个泡刷刷存在感,还有一部分企图和主播互动,像是认真做了笔记一样一个一个地询问昨天视频里出现过的东西都是从哪买的。
  魏淮铭翻看留言的时候,甚至看到有人说他昨天和自己的女朋友也试了这么玩。
  五花八门的评论真假参半,看得人不寒而栗。
  “这些人是不是疯了?”魏淮铭望着黑漆漆的屏幕,恨不得现在就伸手把幕后的人揪出来。
  五分钟后,屏幕亮了起来。
  还是和昨天一样的背景,不同的是今天的女孩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被吊在了半空。
  她身上穿着华丽的洋装,头发被精心卷成了洋娃娃的样子,所有裸露的皮肤上都被刷了白漆,除了殷红的嘴唇和脖子上那道深深的伤疤外没有一点血色。
  女孩的四肢都缠上了绳子,随着绳子颤动的幅度而动作,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像极了一个提线木偶。
  何延看得毛骨悚然,尤其是在看到她非常不自然的动作以后,实在没忍住问了一句:“这真的是个活人吗?”
  秦砚“嗯”了一声。
  如果不是昨天亲眼看到邓丽丽犯了毒瘾而挣扎的片段,他现在也会觉得这是个死人。
  男人全方位地展示了自己的作品以后抬手抚上了女孩的脸。手法极其温柔,像是在抚摸自己的爱人。
  然而下一秒,自带混响的男低音响了起来。
  “第一个十分钟。”
  搭在女孩下巴上的手突然收紧,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滴到了地上。
  男人松开手,把刚才在女孩下巴上刻出来的蔷薇露了出来。
  “我CAO。”魏淮铭感叹,“他怎么做到的?”
  秦砚伸手比划了一下:“指缝间夹着小道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朵用玻璃刻出来的蔷薇花。”
  何延插嘴:“那得费多大劲?”
  屏幕上男人的手已经消失,应该是去处理滴在指缝里的血迹了。
  邓丽丽依旧眼神空洞地盯着摄像头,甚至都没有尖叫,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和她无关一样。
  “他是个艺术家。”秦砚盯着女孩下巴上的蔷薇花,“没有哪个艺术家……”
  等了十几秒也没听见秦砚再说一个字,魏淮铭不解地转头看他。
  能看见秦砚嘴皮子动弹却听不见声,魏淮铭抠了抠耳朵还是什么都听不到,又转头望向何延,不确定地问:“我……是不是突然失聪了?”
  何延也在盯着秦砚看,非常无奈地摊了摊手:“我也失聪了。”
  直到男人的手又一次出现在屏幕里,秦砚才闭上了嘴,随手拽了张纸开始写写画画。
  魏淮铭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能看懂秦砚鬼画符一样的字,干脆转头看直播,等着秦砚一会儿给他解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