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91)

字体:[ ]

  记录在册的受害者里面,有一具尸体现在还无人认领,因为那是唯一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这个疯子用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企图得到谅解。
  后来郑渊跪在他叔叔面前连磕了三个头,磕掉了所有过往,成了新的继承人。
  他们甚至还维持着恋人的关系,直到“金三角”和雇主闹翻。
  郑渊急匆匆地赶回国内,得到的是一个尘封多年的真相。
  “和一个杀人犯谈了这么多年,你说恶不恶心?”男人自嘲地笑了笑,“你们一直不敢相信我是真的想和你们合作,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
  “这么说可能很不负责任,但是——”男人指着自己的胸口,缓缓地说,“这里住着一个恶魔,我想求你们帮我杀死他。”
  .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有一只野猫经常去他家,妈妈偶尔会把剩饭剩菜给它,他观察了几天以后,把这个喂猫的任务揽到了自己身上。
  在小猫低头喝水的时候,他的手迅速而精准地掐住了这个小生命的脖子。
  鲜血,哀嚎和无力的挣扎,每一项都让他无比兴奋。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好像有一个人在吞掉你的灵魂,控制着你的身体,还强迫你和他的感情产生共鸣。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我就是他,于是我就成为了他。”
  秦砚严肃地点了点头。
  男人喝了口水,继续往下讲。
  自从第一次杀猫开始,他杀戮的欲望越来越重,渐渐不满足于对小型生物的虐待——他想杀人。
  但是理智告诉他,杀人是犯法的。
  直到他从街头的小混混那里得到了一个网址。
  “那里面有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委托,就像一个小型的暗网。”男人见秦砚张了张嘴,抬手打断了他,“不用问了,从案件宣布告破的那天起,这个网站就消失了。”
  他后来也试了很多办法,却怎么也登录不上了。
  “那你这几年里在做什么?”秦砚问,“明明是不可控的嗜血欲,却能忍受这么多年不杀人?”
  “所以过得很痛苦啊。”男人意味不明地盯着他,“从第一单开始,我的一举一动就都在他们的视线范围里,他们不想让我杀人,那我就不能杀人。”
  他们派了数不清的人监视他,只要他做出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来就立刻杀了他。
  直到李瑾杀了孙桢的新任妻子,他才找到了机会逃离他们的视线。
  魏淮铭总结了一下:“意思是你这几年一直被监控着,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逃出来,刚出来就被人追杀了,一边逃一边杀人,就等着我们把你抓进来?”
  男人理了一下整段话的逻辑,点了点头。
  魏淮铭:“你有病吗?”
  “他确实有病。”秦砚好心提醒了一句,话锋一转,“所以你可以确定幕后的人是孙桢?”
  “一定有他。”
  “证据呢?”
  “没有。”
  魏淮铭翻了个白眼。
  “金三角”的手掌压在自己左手边的一摞照片上,狡猾地笑了:“我没有证据,不代表他们没有。”
  放在最上面的一张照片被男人手心里的汗浸得有些发皱,显得郑渊的整张脸都有轻微的变形。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让郑渊配合他们。
  “很简单。”男人抬眼看向秦砚,“让我和他见一面。”
  秦砚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提议不可行。
  他们没有理由无缘无故地把郑渊拉到警局来,更别提和“金三角”见面;如果是在室外安排偶遇的话,秦砚又信不过“金三角”。
  万一他只是借这个由头逃跑呢?到时候双方来个瓮中捉鳖,他们可就彻底栽了。
  对面的男人很清楚他的顾虑,敲着杯子等了一会儿,看到秦砚轻轻摇了摇头。
  “秦教授,你们还有别的选择吗?”男人喝了口水,慢条斯理地说,“除了相信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每一秒都很珍贵啊。”
  秦砚叹了口气,问了个他没想到的问题:“你敢保证他见了你能忍住不杀了你?”
  玻璃杯磕在牙齿上的声音异常清脆。
  “那是我的债。”
 
 
第55章 阿姆沙斯潘丹(6)
  整个酒吧里只有舞台灯在转来转去,音乐被嘈杂的人声淹没,郑渊端着一杯刚调好的酒,坐在吧台旁冷眼看着舞池中心的群魔乱舞。
  他最近每晚都要来这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点一杯酒慢慢喝,喝完了就离开。
  偶尔有人过来和他搭话,他全当没听到。
  调酒小哥倒是每天都不厌其烦地和他搭讪,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郑渊本来觉得他烦,今天却没来由地接住了他的话。
  “没有。”
  声音低沉而疏离。
  小哥一时没反应过来这话是谁说的,见郑渊盯着他看才意识到是在回答自己的问题,讷讷地问:“没失恋为什么天天来这儿借酒消愁?”
  郑渊晃了晃酒杯,晃散了调酒小哥映在清酒里的脸,脸上带了点笑意:“小朋友,这世上比失恋痛苦的事多多了。”
  “我不是小朋友了。”对面的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小声说,“已经成年了。”
  郑渊“嗯”了一声,喝光了杯里的酒。
  “走了。”
  “等等!”调酒小哥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他搭在吧台上的手,又马上触电般地松开,垂着头问了句,“你明天……还来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