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94)

字体:[ ]

  郑渊一直在用袖子猛擦那张染了血的照片,问什么也仿佛听不见一样根本不理人。魏淮铭没办法,只好等他情绪稳定了再审问。
  秦砚见魏淮铭沉默地坐在一边,轻手轻脚地坐到了他身边。
  “还生气呢?”他碰了碰对方的肩膀,后者立刻和他拉开了距离,还满脸嫌弃地拍了拍自己的肩头。
  秦砚撇了撇嘴:“哥哥……”
  “撒娇没用。”魏淮铭早就看透了他的把戏,冷哼一声,“老把你当小孩的我才是傻子。秦教授多厉害啊,不仅解决了‘金三角’,还给郑渊扣了个杀人的帽子,借刀杀人玩得真好啊。”
  秦砚叹了口气:“你听我解释。”
  魏淮铭点了点头,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苏河——也就是‘金三角’,告诉我他手里还有重要的线索,只要我配合他,他就告诉我。”
  “这就是你和他一起引郑渊杀人的理由?”魏淮铭对他这套说辞并不满意,“他是个疯子,你也是?你们凭什么?”
  秦砚定定地望着他,眼底晦暗不明。
  过了很久,他才缓缓呼了口气:“有影响吗?我们得到了线索,抓到了犯人,甚至枪决了身上背了无数条命的“金三角”,不好吗?”
  “只要我们一直查下去,就一定能找到线索;郑渊犯法是板上钉钉的事,就算他这次不杀人,我们也完全有理由逮捕他;最后,‘金三角’该死,但不该这么轻易地死了,而且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决定别人生死的权力,我们要把他交给公众,交给法律,你这么做了,我们怎么交代?”
  魏淮铭说完又补了一句:“你这样和杀人犯又有什么区别?”
  出门前,秦砚特意提醒他配枪,在“金三角”和郑渊对峙的时候,秦砚按住了他的手,一直等到郑渊情绪崩溃的那一刻才让他冲了上去,正好送了一把枪到郑渊手里。
  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秦砚摸得清清楚楚,算计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秦砚别开视线,短促地笑了一声:“我又不是第一次当杀人犯了。”
  两次亲手把别人送进地狱,还都是打着死他一个能救一群人的幌子。
  魏淮铭提到的这些,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他们真的没时间了。
  拖延得越久,那群人准备的时间就越长,他们到最后真的可能变成竹篮打水。就像“金三角”说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任何线索都至关重要。
  “我不提前和你说,是因为解释起来太麻烦。我早就想到你会搬出这套说辞来反驳我,但是这件事我必须去做。”
  秦砚穿好衣服,起身拉开了门:“我没有决定别人生死的权力,也不想当上帝,我只是想替你扫清障碍,把所有阴暗的东西都替你挡住而已。”
  风声把秦砚口中的话割得支离破碎,魏淮铭低下头,重重地叹了口气。
  秦砚打了辆车,回了自己租的房子。
  魏淮铭一直说让秦砚搬去和他一起住,秦砚也确实搬了套被褥过去,但是自己家里的东西也一样没少。
  他没什么归属感,只是觉得有个自己的空间会相对来说舒坦一点。
  屋外站着一个女人。
  注意到电梯开门的标志,女人转头看了过来,正好和秦砚的视线对上。
  像是早就料到她会来一样,秦砚自然地走过去,趁着开门的时间和女人寒暄:“伯母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魏妈妈跟着秦砚进了屋,把大衣随手搁在了一旁,环视了一圈以后皱起了眉头,“怎么这屋子里没人气儿呢?”
  秦砚给她到了杯水,语气有点生硬:“您想说什么就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
  “你这孩子,平时不是对我挺客气的吗?怎么那个小兔崽子不在了就原形毕露了?”女人抿了一口水,冷不防被烫了一下,又把杯子放回了桌上。
  “看来我在您这儿留下的印象也不太好啊。”秦砚叹了口气,“之前对您的客气和敬佩都是真的,但是您也清楚,不管是谁,被耍得团团转的感觉都不好吧?”
  女人瞥了他一眼:“苏河和你说了?”
  秦砚点了点头。
  “他们爷俩真是不让人省心啊,所有烂摊子都得咱们帮着收拾。”
  .
  H市生意人多,竞争也激烈得多,争来争去倒是搞得乌烟瘴气的,哪头都捞不到好处,于是各家选择了合作。
  沈家是个特例。
  沈老爷子就生了一个闺女,天天宝贝得不行,她想要什么就没有得不到的,
  女儿想嫁人,干脆就把整个公司连带着所有产业都送了出去。
  女儿这下成了魏夫人,又自作主张地把自己的所有资产转到了魏淮铭他爸名下。
  老魏同志不会管理公司,各种应酬还是她来,逢人就说自己老公是警察,干净利落地和所有想攀关系的人划清界限。
  “犯法的事他们不带我,也不让我知道,我为了搜集点证据可真是用尽了手段。”魏妈妈又端起水杯喝了两口,呼了口气,“其实老魏一直在查他们,但是很遗憾,什么都查不到,倒是你们经常走狗屎运。”
  “恐怕不是狗屎运。”秦砚抬眼看她,“夫人,你认识李瑾吗?”
  屋里突然静了下来,谁都没有动作。
  早就料到会没有回复,秦砚转身给自己倒了杯水,从抽屉里拿出来一罐药,往手心里倒了两粒。
  魏妈妈关切地问:“你生病了?”
  “一直有病。”秦砚干脆把抽屉整个拉开给她看,“全都是精神类的药物。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靠它们续命。”
  “精神……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