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绝密情动+番外 作者:安宁丸(上)

字体:[ ]

 
  文案:
  明星被死亡,好在“死亡”之后的日子更美好
  名字长的是攻 别逆啊 虽然你们逆了我就很有成就感 本文已V 全文大约3.7祝愉快 会被锁的地方在群里,19.10.31还码了个万圣节福利放进去了
  季修不过是出了一场稀松平常又血雨腥风的任务,竟然救回两个帅哥明星来,一个看似悲喜正常,另一个平淡如水的表情后面隐藏着的却是时刻对恩人的觊觎。叶肖瑾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接了个男二的角色出国拍戏,还碰到恐怖分子绑架,勉强保得一条小命,回国以后等待他的却是“被死亡”的局面···
  原名《特别行动组记事》因为太老干部了,就改了,感谢绿豆糕赐名。
  微博不定期放送无关剧情小甜饼 需要的来,搜索安宁丸即可
  本文强强 两人都有担当 并不恐怖 放心吃糖 也不费脑子 因为作者没脑子
  希望能和您成为朋友,微博指路:@安宁丸
 
 
第1章 
  谢沛和叶肖瑾紧挨着,双手抱头蹲在墙边,跟他们组的一名副导演和剧里的女主角蹲在他俩里侧,正无声得掉着眼泪。
  这都什么事呢,哪能这么寸呢,叶肖瑾心里想着,好不容易争取了个男二号的角色,跟组到B国拍戏,竟然还遇到了劫匪,这些人是恐怖分子吧。
  两个小时前男主角谢沛和男二号叶肖瑾正在保姆车上和女主角对戏,跟他们小组的副导演也在一边说戏。热带气候实在不怎么适合人类居住,嘈杂的剧组更增加了人们心中的烦闷感。
  叶肖瑾有点走神,看着车窗外的人群,因为刚开机,戏还比较简单,他们这组人不算多,也就三十几人。前一秒这些人还在各司其职得忙碌着,后一秒竟然开始四散奔逃,还有人在奔跑的途中突然倒地。
  正在看剧本的谢沛也抬起头来意识到了不对,叶肖瑾马上反应过来,抬腿跨到驾驶座,幸亏因为天热为了开空调一直启动着车子。
  车子“嗖”得一下冲了出去,副导演和女主角被骇得惊声大叫,谢沛还算镇静,一边观察车外形式一边扣上安全带。
  可惜扣上也是白扣,没开出五百米,他们便被几辆全副武装得吉普车拦了下来。
  背后是十多具同僚的尸体,身前是黑洞洞得枪口,四个人别无选择,束手就擒。战战兢兢地被蒙了眼、绑了手、塞了口扔到了车里。
  再下车得时候,就到了这个房间里。四人心里大概都想着,这一趟怕是凶多吉少了,一直生活在和谐美好的社会主义国家,第一次,他们感受到了什么是生死无常。
  房间里灯光很亮,确切得说是灯光都照在房间左侧一把后腿固定在地上的铁椅子上的人身上。
  那人是在他们被关进来大概半小时之后被押着进来的,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和黑裤子,头发有点长,湿哒哒得搭在眉毛上,看起来有一种凌虐美。他双手向后被绑在椅子后背上,双腿被绑在椅子前腿上,一动也不得动。
  叶肖瑾和谢沛对视了一眼,也不敢说话,只能继续蹲着,腿已经木得没有知觉了。
  房间里五个人高马大的欧美大汉,两个一左一右拿枪指着蹲在墙角的四人,另外一个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看着其他两个人在整治那个椅子上的男人。
  这个男人比他们要惨得多,听他们的对话是要问他一件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不过他似乎不打算告诉他们。
  刚扛过了两轮电刑,他脸都青了,双眼通红、眼球凸出,还是死咬着牙一声不吭,叶肖瑾不免在心里给他竖了个大拇指,是个真汉子。
  为首的那个欧美人看着年轻人嘴巴很硬,吩咐手下又拿了毛巾和一节水带过来。他一脚踹向男人胸口,那男人身下的椅子本就是固定了后腿在地上的,一踹之下椅子前腿离地向后倒去,正倒在椅子后的桌子上。
  男人半仰躺在椅子上,剧烈得咳嗽了一会儿,咳出一口血沫来,侧头吐在了地上,显是刚才那一脚不轻,只是不知是咬破了嘴还是被踢伤了肺。
  恶人们也没给他喘息的时间,一个人将毛巾捂在那男人脸上,另一人从房间一侧的水管上接上水带,拧开水龙头便冲着男人的脸冲。叶肖瑾曾经在电影上看到过这种刑讯手段,说是会让人有溺水的感觉,生不如死。
  果然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剧烈地挣扎起来,铁椅子被挣得叮光乱响。
  施刑那两个人显是干惯了这种活阎王的勾当,配合得极好,冲一会停一会,既不让他憋死,也不让他好受。男人却只是苦苦生挨,如此又过了八、九分钟。
  施刑的人停下来,又问了他一次,男人用英语叽里咕噜得回了一句脏话,为首那人似乎也被气急了眼,掏出腰间的手枪,一枪便将一直蹲在叶肖瑾身边的屋里唯一一个女人,他们的女主角给打死了。
  这变故发生的太快,其他三人都和女人挨得太近,被溅了一身红白的血和脑浆子。叶肖瑾的脑子里面嗡嗡得响,也顾不得蹲麻了的腿,瘫在地上,临死前的绝望感扑面而来,“这就要死了吗,幸亏自己没爹没妈没老婆,死了也没人惦记。现在做演员也是高危职业了啊,这戏码不该是特种兵的戏吗。”
  副导演吓得当场尿了裤子,转蹲为跪,双手抱着头呜呜得哭。谢沛本身长了一副娃娃脸,虽然身高腿长,姓格也比较稳重,生死关头这稳重的姓格也保持不住了。他和叶肖瑾都一屁股坐在地上,俩人紧挨着,好悬没跟副导演似的尿了裤子。
  那人的枪还指着他们三人的方向,似乎在挑选下一个牺牲者,随即用英语问道:“死几个人,你才肯说?或者你要看他们的肉被一刀刀割下来?”
  椅子上的男人喘着粗气,看样子在做思想斗争,为首那人冲着手下扬起手,便有一人一手提起了最外侧的叶肖瑾,将腰后的匕首抵在他脸上说道,“我要剥了他这张好看的皮,你希望我从哪开始呢?”。
  男人看着叶肖瑾紧绷的脸,终于不再坚持,用英语回到“停,停,别动他们,说,说,这就说。”随后报出了一个地址。叶肖瑾恍恍惚惚得又被扔回墙角,慢悠悠得一口仙气跟着他的灵魂归了位,算是捡回了一命。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