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这是病,得治 作者:凉暮

字体:[ ]

 
 
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蛇精病,天天都暴躁。
“你再发出一点声音,信不信我分分钟咬死你?”
方漠轻轻往门口放了牌子“内有狂犬,勿靠近。”
于是乎,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庙,庙里多个小助理,天天在顺毛。
“老板,你这是病,得治。”
“方漠,你给老子圆润的滚进来。”
又于是乎,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庙,庙里狂犬陪助理,天天在睡觉。
 
霸道狂犬攻VS温润气质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娱乐圈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漠,陆离 ┃ 配角:连宇,陆忻凤,连志,詹姆斯, ┃ 其它:狂犬攻,气质受
=======================
  ☆、第一章
 
  幽雅的餐馆内,衣着光鲜得体的女士坐于包间内,只是与之不符的便是脸上已经花掉的妆,“小漠,看在我和你妈妈是好朋友的份上,能不能帮我这个忙。”50多岁的妇人,带着哭腔恳求着。
  而坐此刻坐在陆忻凤对面的男人,修长的双腿交叠着,见陆忻凤哭了,便起身一脸温柔的递过去一张雪白的纸巾,男人面色如玉,俊朗的五官显得整个人格外清秀,混身上下散发着阳光的气息,“陆阿姨,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自小很少见到爸爸,直到爸爸去世,妈妈辛苦把我带大,如果不是您的资助,我也不会有今天,忙我一定会帮,但是只承担他心理咨询这一块不行么?为什么偏偏要我去当他的助理呢?”
  陆忻凤接过纸巾轻轻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陆离的生活并不是很规律,您不是也有营养师的资格证吗,而且,让他去医院看心理专科,一定会马上爆表,其实也都怪我,你也知道我的背景,并不是什么好人,我是独女,自小陆离就跟我的姓,他爸又走的早,一直也属于无人照看的状态,就这么散着。”陆忻凤看方漠拿出本子在记录着自己所说的话,就知道方漠这是答应了,便继续道,“我的黑道背景你也知道,自从陆离的爸爸去世后,我便一门心思的要为丈夫报仇,那时要不是有你妈妈这个好闺密陪着,我也许都要跟丈夫而去了,后来因为我父亲的突然离世导致帮里也是四分五裂,我当时□□乏术,当一切稳定下来后,陆离已经十岁了,而当我为丈夫报了仇,欢喜的告诉陆离的时候,他只哦了一声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那时我和他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再后来我尽可能的把帮派洗白,然后为他铺路,让他学喜欢的表演,让他做他喜欢做的事,但是我知道他并不快乐,不但不快乐,还日益的暴躁,现在我和他说不上三句话,他就会摔东西,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我问过其他心理医生,他们说,陆离有重度的狂躁抑郁症,但他却不肯去医院治疗。小漠,所以我。。。。”
  方漠又递去一张纸巾,然后将本子上的几个重点圈画了一下,“陆姨,撇开医生的天职不谈,这么些年要不是您的资助也许我都无法完成学业,这个忙我是一定会帮的,我尽可能的去接触他的世界,帮他治疗,但效果的好坏,我并不能预算。”说完便把本子收好,优雅的拿起杯子,白瓷的杯子衬托着方漠手上的皮肤更为白皙,喝过一口后将杯子放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你电话催的急,我也没带什么像样的礼物,这份礼物就当我就借花献佛吧。”
  陆忻凤听到方漠答应,才全然放下心来,“你这孩子,人肯回来就好,还带什么礼物。”接过方漠手里的包装盒当着方漠的面打开。银色的盒子里装着一对精致的珍珠耳环,陆忻凤大方的拿出并且换下。
  方漠点点头,“和我妈妈带起来是一样的。”
  陆忻凤这才破涕为笑,自口袋里又拿出一张支票,“小漠,陆阿姨知道这些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这是阿姨的一点心意。”
  方漠这才起身将支票推了回去,“陆阿姨,这些年你给我们家的帮助和金钱已经够多了,陆离的事,我会帮忙,至于工资,我会和他收取的。”之后便转身打算离开,“我现在就去陆离的公司,以后的事看情况再转告您。”
  “好。”陆忻凤自口袋拿出一张名片,“拿着这个去找他,他最近的助理因为压力不干了,而这个人就是经常帮他介绍助理的,就说他介绍的,他就不会多问了。”
  方漠欣然接过名片,“谢谢,告辞。”
  走在车水马龙的路上,方漠按照地址步行去陆离的娱乐公司,根据资料以及平时陆阿姨打电话时一语带过,方漠心中拟订了几套方案,陆离幼时失了父亲,又常年的处在无母亲看管的环境,虽然有人照顾,但和同龄的孩子比,对感情的表达一定差了许多,方漠多少可以推测出为何陆离会毅然的学习表演,然后当演员,大概自小就知道母亲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所以才想让自己暴露在所有镁光灯之下吧,就和所有叛逆期的孩子一样,父母越让做什么,就偏偏往相反的地方走,陆离有叛逆期但却没有和他叛逆的对象,他无论想做什么,都可以随着自己来,但是这种顺自己的心情并不是他所需要的,渐渐的他也就想逆着所有人,开始暴躁。方漠模拟着等下要见面时该如何开场才会给陆离留下好印象,不知不觉便到了星娱乐楼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推门而入。
  与前台打了招呼,快步的进了电梯,来到顶楼电梯门开的一瞬间,便有一个东西自脸边滑过,方漠轻轻侧了下头躲过飞来的本子,并弯腰捡起,很厚的一打,翻了两页走出电梯,看样子应该是剧本。
  “滚,你什么东西,一线?要不要我把你送前线去?我他吗演技不好是吗?那就另请高明。”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方漠看了看周围见怪不怪的众人,都是停顿了一下便又自己各忙各的了,走到还楞在办公室门口的男人身边,将剧本递给他。“是您的吗?”
  男子似乎还在震惊中,看到剧本两秒后才反映过来,“啊,恩,谢谢。”然后慌忙的接过剧本,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快步跑开了。
  方漠顺着百叶窗的缝隙往里面看去,只见一身材相当挺拔高大的男子,如困兽一般来回踱着步,时不时的耙着自己黝黑的头发,一脸的烦躁,而他对面的男子似乎和他解释着什么,他却根本不想听,转身走到翻倒在地上的椅子边,似乎这个姿势让人很不满,一脚踹过去,椅子滚了两圈翻靠在墙角,下方的滚动轮不堪重负的掉了下来,方漠一眼便认出,那是陆离,陆阿姨曾经拿过照片给他看,而且方漠也看过陆离演的电影,早先陆离是以歌手出道的,后来与星娱乐老板签了合同,也算是现在正红的艺人,不得不说,陆离的外表十分的抓人眼球,本人要比照片好看一些。方漠叹了口气转身走向一边,“小姐请问茶水间在哪里?”
  温和的笑容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亲和力,“直走就到了。”
  “谢谢。”方漠径直走开。突然看到对方手里拎着各种水果,微微一笑,“小姐,请问。。。”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第二章
 
  陆离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深吸了一大口气,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这破本子老子愿意演已经给你好大的面子了,现在来个破编剧告诉我要换人?整我啊。”
  连宇实在是拿陆离没办法,他是陆离的发小,也算是陆离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以陆离的脾气真是暴到没朋友,但连宇却一直倒贴般的跟着陆离,无论陆离怎么发脾气连宇都当作没看到,然后死皮赖脸的跟着陆离后屁股收拾烂摊子,而现在陆离又是他的摇钱树,他也习惯了陆离各种爆发的脾气,“真想让你的粉丝看看你现在爆龙的样子。”果不其然的看到陆离竖起了眉头,马上做投降状,“OK,OK,我会搞定的好吧,还有几部你可以随意选,OK?”
  陆离往后一靠,“不接,找一线去啊。”
  此时听到身后有声音,但声音很细微,也知道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想惹到他,陆离平复了一下情绪,只见一双白皙的手伸过放在桌子上一个茶杯,陆离想也没想的顺手拿起,一口气就喝了下去,酸甜的味道,还有水果的清香,很香的水果茶,回过头则看到一张陌生的脸,“你是谁?”
  方漠温和的笑了笑,“好喝么?”方漠看着陆离只是审视的看着自己并未有过激的说话方式,便知道这甜甜的水果茶弄对了,事实证明甜食的确会让人心情愉悦,话说还要感谢刚刚那位小姐的水果,因为血糖低所以随身携带的糖球也派上了用场。“我是您新的特助,负责你的生活起居以及日常的行程。”说着递出了方才陆忻凤给他的名片。
  陆离只是看了看那个名片,就甩到一边,“反正也做不了多久,随便吧,连宇你处理吧,我要出去一趟。”说完看了看方漠转身离开。
  自始至终方漠都保持得体的微笑,直到陆离离开,方漠才面向连宇,“你好,我叫方漠,需要个人简历吗?”之后便把之前准备好的个人简历递了过去。
  连宇有趣的看着方漠,才低头看了看简历,“25?本人比较年轻啊,你是小华介绍来的?你一直在英国?国语说的不错。”
  方漠点点头,“我父母都是中国人。”
  如此不卑不亢的人不太像是来应征的,而且以他写的这些资料,完全没必要做这行,“你为什么要做陆离的助理?你要知道他的助理没有做超过2个月的。”
  “算是朋友帮忙吧。我是陆阿姨委托照顾陆离一阵子的。”方漠并没有撒谎的意思,将手机递了过去,并且拨通了陆忻凤的电话。
  连宇接过电话,说了几句便挂了,看着方漠“原来是这样,但是陆离对他妈妈还是很排斥的,所以。。。。”
  连宇的话还未说完,方漠接着道,“妈妈总不会去害孩子。”
  连宇道是笑了起来,“呵呵,的确,好吧。”连宇以前只知道陆忻凤的存在,却很少见到她的面,也是最近几年,陆忻凤几次找他打听陆离的近况,他才发现原来陆忻凤也并不是狠心的人,起码年轻时不懂的,老了渐渐懂得了,只是陆离却不再是好哄的孩子了,对他们这对母子,他道是没什么好评价的。起码星娱乐每年拍的戏一但扑了,还有陆忻凤给抗着,而且一些资金不够的项目,陆忻凤也会以别人的名义让陆离带资进组。
  连宇想了想便拿出一串钥匙,“这是陆离家的钥匙,这是他的地址,你们慢慢磨合吧,哦对了,这本是上一个助理安排好的时间表,你看一下,也借鉴一下,起码未来两周的行程都已经安排完了,陆离一向不喜欢人多,所以基本上他只有一名助理,而且还需要24小时陪着他,他出席任何活动,就算是跑到外太空去拍戏你也要跟着。你尽快的适应他的节奏吧,如果他骂起人来,你全当听不到就好了。”
  “我会的,谢谢。”说完方漠点了点头拿过陆离家的钥匙和地址,以及那本行程表,“如果没有什么要交代那我先走了。”
  “呵呵,没有了,这段话我都要会背了,每两个月就要重复一次,如果是陆阿姨让你来的,那多半你也能掌握很多他的事情了,我也就不需要多嘴了。”连宇看着方漠气定神闲温温和和的样子,突然觉得方漠像水,也许他真的能浇熄陆离那座大火山,陆忻凤也许找对了人,“你的月薪一月八千块,每月让陆离开给你就好,如果他忘了,你就来找我。”
  “好的。”方漠和连宇互相握了手便,方漠便告辞离开了星娱乐。
  “真奢侈啊。”方漠一边腹诽一边走来到这片别墅区,按着门牌号找了起来,出租车都不爱来的地方,离这里还很远就把他扔下车了,理由是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谁会打车,进来再出去就是空车,钱谁来付,方漠也是好脾气的下了车,然后就一路走了过来。
  找对了门方漠很自然的拿出钥匙打开门,富丽堂皇啊富丽堂皇,惨绝人寰啊惨绝人寰。方漠扶额环视了一圈,哎吗,真委屈了这地方,几千万的别墅啊,让陆离住成狗窝都不如的地方,这到底是有多懒的人才会把这里弄成这样,难怪上一任不做了,每天跟着后屁股收拾,这破坏力真惊人。叹了一口气,这活真不是人接的,早知道就不要答应陆姨那么痛快,应该多找个保姆的。一路踩着垃圾过来,将衣服脱掉挂在一旁,挽起袖子开始收拾。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