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零下7摄氏度的疼痛+番外 作者:鹤舞清风

字体:[ ]

 
 
文案
他错过了他,又错过了她。
他流连花丛,风流成性。
他和他的相遇是偶然却又带着命中注定的色彩。
 
不被认可的爱情,在现实生活中总是碰壁累累。
他愿不愿意再次放开身心再爱一次?
他能不能放下过去的情伤,过去的人?
 
零下7摄氏度的疼痛,
但愿疼痛过后便是柳暗花明。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越,肖灏 ┃ 配角:陆子谦,肖沛,梁木槿,袁多多 ┃ 其它:病美男
 
 
 
  ☆、第 1 章
 
  
  肖灏突然发现,他对程越动心了。
  在他认为自己对李泽念念不忘的日子里面,在他认为自己对李泽的心如此坚定不移的日子里面。那些也算是铭心刻骨的爱,也算是地老天荒的誓言,突然之间灰飞烟灭。
  原来那句话说的那么正确。
  要想忘记一个人,那么就要先爱上另一个人。
  原来重新爱上一个人,其实也不是那么难。
  那天肖沛胃穿孔被送进手术室以后,他才急匆匆的赶来医院。7个小时以后程越一脸的疲倦走出手术室,揭下口罩的脸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人摇摇晃晃的站都站不稳,肖灏看着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心疼。上前扶了一把却被他穿在身上的湿湿的白大褂吓了一跳,那衣服简直就像是刚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肖灏透过薄薄的镜片看到程越微微阖上的双眼,在他的搀扶之下使劲的甩了甩头才复又睁开,眼神有点迷离透露着丝丝隐忍,那一刻肖沛产生了一种他自认为的错觉,对,是心疼。他感觉到自己的心一下子揪在一起,想忍不住把扶着的人搂在怀里面抱起来。
  后来,程越脱离了他的搀扶示意他去看看肖沛,然后自己一个人扶着墙壁慢吞吞地往自己的办公室的方向踱步,肖灏看得出来他似乎很不舒服,但是程越是那般倔强又那般好胜的人,他又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立场,加上担心肖沛的病情,扭头向肖沛所在的重症监护室里面走去。
  守了肖沛一个晚上,肖灏心里面都觉得惶惶不安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纠结着他的脑神经,他清楚的明白不是因为担心肖沛造成的,脑海里面一直徘徊着程越在病房的走廊上慢慢的踱步的瘦削的身影,那般落寞,那般凄凉。
  肖灏扒了扒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扭动了一下脖子,看着还在昏迷中的肖沛,抬起手来调了一下点滴的速度,又观察了一下监护仪器,转身走出病房。
  程越这两天都守在医院里面没回去,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查完房在办公室里面了。肖灏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就带着身体走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却没人应声,肖灏转动门把手却轻而易举地扭开了门,走到里面,没有看到程越的人。
  侧眼却瞥见了散落在他办公桌上面的药片,肖灏走过去捡起药瓶看到上面的字是胃复安还有一瓶奥美拉唑,他还看到了旁边放着止疼药那是肖沛经常吃的。肖灏感觉到心里面的一阵紧缩,然后耳朵里面隐隐听到程越休息室的卫生间里面传来的压抑的呕吐声和哗哗冲水的声音,肖灏寻声走过去,程越连卫生间的门都没有来得及关起来,兀自伏在洗手台边吐得一塌糊涂。
  肖灏看到他强忍着却不断颤抖的肩膀,忍不住快步走上前去扶住他,程越正在专心致志的对抗着每天早上准时恭候的反胃感和停不下来的呕吐,猛然间被人扶住了肩膀,吓得连颤抖的身体都来不及掩饰,晃晃悠悠的转过身来就迷蒙着一双眼睛对上肖灏那一双熊猫眼带着眼底一丝道不明的心疼,程越反射性的把人推开,自己却是有点站立不住,手撑着洗手台暗自发力,捏的指节都已经微微泛白这才勉强站立住。
  “你怎么来了?肖沛醒了?”
  肖灏正扶着程越看到他转过头来煞白的脸色和失血的唇暗自出神,伴随着心里面一阵阵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猛然被人推了开来,心里面很是不爽。
  “你也有胃病?胃溃疡?”
  程越低着缓和眩晕的头瞬间抬起来,薄而透亮的镜片后面盯着肖沛的眼神凌厉而且满是戒备。
  肖灏被这样陌生的程越吓了一跳,耸耸肩膀垂下半静止在空中的手臂觉得很是尴尬。
  程越靠着洗手台站定了一会儿慢悠悠的错身走过肖灏向外间的办公室挪去。
  既然已经被肖灏发现,程越索性坐下身来靠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端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倒下的水胡乱抓起桌上的药片就往嘴里面塞。
  冷不防被肖灏一把夺下水杯,一贯吊儿郎当的肖灏眼神里面抑制不住的怒火喷射出来灼伤了程越的眼睛。
  “都成这样了,你还就着凉水吃药?”
  肖灏说着把夺过来的杯子里面的水尽数倒掉,径自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一杯温开水返回来送到程越的手里面。
  “吃什么药?几颗?”
  “各两颗。”
  程越吐过之后胃里面痉挛的厉害,说话少气无力的,刚刚勉强撑着身子瘫倒椅子里面已经是没有了力气,任凭肖灏倒出药来放在手心里面,懒得睁眼看一看直接倒进嘴里,就着喝了半杯水将药送进去。然后靠在椅背上面闭目养神,一只手扣在胃部等待着这阵痉挛过去。
  肖灏坐在一边的沙发里面目不转睛的看着陷在椅子里面的程越,额上豆大的汗珠一粒一粒滚落下来,他整个人却闭着眼睛纹丝不动,给他一种错觉像是刚才在卫生间里面吐得撕心裂肺的人不是他,刚才摇摇晃晃扶着墙壁一路走过来的不是他,刚才吞下一堆药的人也不是他一样。只是紧抿在一起的没有血色的唇和一张惨白的脸以及紧紧抓在胃部的手让肖灏觉得那不是错觉,也不是在做梦。
  过了约莫二十分钟的时间,程越终于睁开眼来,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在闪光的镜片后面那般凌厉那般陌生。
  “刚才你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不希望他们知道,尤其是木槿和子谦。”
  “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刚才谢谢你。”
  “你有这么严重的胃病为什么要瞒着?”
  “那是我的事。”
  “你逞什么英雄?昨天给肖沛做完手术出来你不是累的,是疼的对不对?”
  “与其在这边探听我的秘密,倒不如回去守着肖沛,他应该快要醒来了。”
  “程越,你这样辛苦不辛苦?”
  肖灏盯着程越问得咄咄逼人,完全不像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看得程越有点疑惑,一下子晃了神。貌似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样的话,他这样辛苦不辛苦。
  肖灏看到程越窝在椅子里面蹙眉沉思,白着一张脸怔怔的愣神。一点点没有平时嬉皮笑脸的模样,反而是一副淡漠的疏离和浅浅的落寞,肖灏有点不知所措,总觉得在程越面前,他的嘴就像是被塞上了棉花,所有的话到嘴边生生的背堵在里面又硬生生咽下去。
  过了一会儿,程越撇过头来嘴角噙着一抹揶揄的笑。
  “肖大少这是在关心我?承蒙厚爱。”
  “干嘛浑身带刺,只是不想看到你和肖沛一样而已。”
  肖灏分明觉得自己应该是最理直气壮的那个人,却被程越眼角凉凉的笑意扫的无影无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你先回去吧,肖沛那边没人照看着不行,我等等过袁多多那边看一看,完了有个手术要做,肖沛有什么情况你先找一下乔家文,我的手术时间不长,回来再过去。”
  “你这个样子还能去做手术?”
  “为什么不能?”
  “你吃饭没有?”
  程越扶着桌子慢慢地起身,笑得一脸的妖孽,朝着肖灏这边走过来。
  “肖大少,你这突然之间的关心还真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肖灏目送着程越明显有点踉跄地走出门,却迈不开步子跟出去。
  这样的程越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
  当年在肖沛和袁多多的婚礼上,他第一次见到程越。
  对于游戏人生、流连于男人和女人之间都游刃有余的肖家大少来说,那天的程越着实惊艳了他的眼球。程越身着米色的风衣,浅灰色的亚麻裤,整个人看起来慵懒自得,薄薄的眼镜下那双好看到连女人都嫉妒的桃花眼分外清明暗自生出一种浅浅的蛊惑。程越站在人群之外笑得那般妖孽,对,就是妖孽。
  这个男人是自带蛊毒的妖孽,肖灏看了一眼的时候,便觉得飓风的中心一般,不自觉的往下陷。
  可是,肖沛明明就从那样笑意盈盈中捕获了他眼底那么一丝淡淡的疏离。
  那个时候,李泽就在他的身边,肖灏却有一种感觉,纵然是那样优秀和俊朗的李泽,站在程越的身旁都会显得黯然失色。
  肖灏还记得,那个妖孽的男人,手中端着酒杯礼节性的应酬,但是那双眼睛从始至终却随着梁木槿和陆子谦的身影一路游移。
  再到后来,程越消失了一小段时间,回来的时候脸色苍白带汗,嘴唇紧抿,握着酒杯的手指关节泛白,肖灏远远的站在那边驻足观看,却不敢轻易接近他。
  后来,因为怕老爷子看到他和李泽在一起,两个人提前离场。
  走的时候他刻意的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明晃晃的灯光下的那个人身影单薄摇曳却倔强地挺着脊背。
  那个时候,他还和李泽之间纠纠缠缠爱得死去活来,迫于双方家庭的阻挠,那份不被认可的爱就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一直在空中飘啊飘却始终不能尘埃落定。
  肖灏坐在程越的办公室里面陷入了回忆,猛然惊醒的时候,程越早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向护士打听才知道他已经进入了手术室。
  刚刚还明显站立不稳,摇摇晃晃要摔倒的人,肖灏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支撑着自己清醒着做完一台又一台的手术。
  肖灏上楼去袁多多的病房看了看,然后转回到肖沛的病房,他还没有醒过来。
  守在肖沛身边肖灏的心却还是在程越的身上,他发现,不知不觉,就在这些断断续续的接触中,他早已经中了程越在他身上下的蛊。
  打电话给司机,打包了两份粥上来,自己吃了一份,然后把另一份放在保温桶里面放在程越的办公桌上,悄悄的退了出来。
  下午的时候,肖沛才从昏迷中醒来,恰好那个时候公司打来电话他在外面的走廊里。
  等他回来的时候看到程越刚刚从肖沛的病房里面走出来。
  肖灏握着手机远远的看到程越从病房出来以后就背靠着门边雪白的墙壁弯下腰来,两只手撑在半蹲着的膝盖上,低着头好久。肖灏清楚的知道那不是他晃了神也不是他的眼神不好,程越的身躯在颤抖,人也摇摇晃晃的怕是撑不住,肖灏挂断电话,直接就冲了过去。
  程越和肖沛说完一席话就觉得自己头昏昏沉沉的眼前的黑影越来越多,几乎是强撑着自己不露出破绽慢慢走出病房,刚刚关上门就踉跄地想要摔倒,索性背靠着冰冷的墙来抵抗这一阵强似一阵的眩晕。
  上午的手术做完以后,回到办公室看到办公桌上的保温桶,错愕了一番,但还是乖乖的解开盖子,倒出来喝了小小的一碗,喝下粥后又是那股熟悉的疼痛,在胃里面灼灼地烧痛慢慢演变而成刺痛。拼命地忍着翻涌上来的呕吐感,最终还是奈何不了胃里面揪心揪肺的撕扯跑到卫生间里面吐了出来。
  程越感觉自己快要只撑不住的时候,突然之间感觉到有人从侧面扶住了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几乎把全身的力量都靠在了那人身上,好不容易泛起一丝清明,睁开眼睛来看到肖灏一双墨色的眸子丝毫不掩饰的担心,心里面一阵茫然。
  借着肖灏的搀扶,程越温温吞吞使了劲站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