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叔叔,别跑 作者:漫无踪影

字体:[ ]

叔叔,别跑 1
  ‘温热的舌尖游走在他身上,燃起簇簇火花,白皙的皮肤染上情欲的色彩,呼吸变得粗重,随着体内欲望加快抽动,他禁不住仰起颈子,低低的呻吟越来越诱人,手更紧的缠绕在男人的身上,仿若藤蔓......'
  颜木心如静水地敲着键盘,飞快的在电脑上输入文字。
  这时楼下传来父亲的呼唤,"木木,快点下来,今天要去你爷爷家~我们在那过年。"
  "哦~~"颜木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声,保存下文档便抱着笔记本电脑拿上行李下楼。今年的春节是颜清云和家里人闹翻后第一次回去,颜木看到他手里捧的一打书顿时愣住,嘴角不免有些抽搐,"爸......你该不会又打算送书吧......"
  "不行?这可是我儿子写的呢,当然要送些给亲戚们啊。"颜爸爸颇为自豪。
  颜木无语,其实他写的是见光死的耽美小说,用来赚点零花钱,天天呆在房间里疯狂敲键盘写文,想隐瞒颜清云也是不可能,索性实话实说,没想到颜爸爸倒是挺支持,但颜木没说自己写的男男小说,否则指不定要被颜爸爸拿刀追砍十里路。
  后来有幸出书,寄来的样书又先被爸爸拿到,于是瞒不住,经不住爸爸软磨硬泡要送给邻居的要求,他就偷偷去图书市场买了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推理小说给爸爸送人。
  当年他的爸爸不顾家人反对和一个穷的叮当响的男人私奔,两人来到大城市一起打拼,经过努力终于闯出一番天地,男人最后迫于社会和家庭的压力,还是选择和一个女人结婚,于是三年轰轰烈烈的感情宣告结束。
  颜木是他俩收养的孩子,两人分了后,就颜清云一人照顾颜木,他也一直无脸回老家,那么多年都是和颜木相依为命。今年忽然收到父母的信,让他回家过年,算是被原谅了吧,看到父母的信,近中年的大男人了,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颜清云的老家在一个古朴的小镇上,在当地算是个大家族,基本姓这个姓的都沾亲带故,爷爷奶奶叔叔姑姑哥哥姐姐一堆让颜木眼花缭乱,叫的嘴巴都发软,他心里极烦,其实一个都不认识,但也不好逆了爸爸的意,因为曾经的事颜清云多少带点愧疚,所以重新面对亲戚总是客客气气。
  这时一个青年走过来向他们打招呼,他下意识就叫:"哥......"话未完就被颜清云一个暴栗敲在脑门上:"乱叫什么。"转而温和亲切的对那个青年笑,"一下小锡就那么大了,那时你才那么小。"颜清云用手比了比,"时间过的真快。"
  颜锡礼貌的笑了笑,"爷爷好,叔叔好。"
  颜木呆掉......叔叔,叔叔......为什么要被比自己大的人叫叔叔啊,他的心在哭。
  "木木,这是你侄子,小锡其实比你大三岁,但辈分矮你一节,算是给你这小子占便宜了。"
  这种便宜我还不要占哩!颜木心里抗议。
  "小锡,这是你叔写的书,推理小说,不错的,有空就看看。"颜爸爸又开始推销自己儿子的作品。
  "是么,原来叔叔也写......"颜锡颇感兴趣地接过书,可在看到书名后愣了愣,不知是不是颜木多心,他发现自己这个侄子在看到书后,笑容有点扭曲,好像在抽筋。
  "这书原来是叔叔写的,真是惊喜!我老早就看过可是喜、欢、的、很。"颜锡一字一顿。
  喜欢就喜欢,你没必要咬牙切齿的吧?颜木疑惑,忽然被对方冷冰冰的扫了一眼,他忍不住心里发寒,可再仔细一看,那双桃花眼里仍然是笑意,刚刚好像是自己眼花,这书毕竟不是颜木写的,他还是有点心虚,只能嘿嘿傻笑。
  "是嘛?这么巧,呵呵,那你和我家木木多谈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颜清云乐呵呵的拍了拍颜木的肩后离开,为他们创造交流环境。
  两个人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颜锡凑近殷勤的叫,"叔~~~"
  鸡皮疙瘩迅速爬上颜木的手臂,退后一步干笑说:"呃...呵,什么事?还有那、那个我们年纪差不多,你就叫我名字好了。"
  "那怎么行,辈分可不能乱。"颜锡一本正经,随后又好奇的问,"叔,这个故事的下一部什么时候出啊?"
  "啊?下一部?"颜木支支吾吾的说,"过、过些时间吧。"他的手心开始冒冷汗,他没想到会遇到真正的读者。
  "这样啊~"颜锡露出苦恼的样子,期待的看向颜木,"凶手到底是谁,你能不能透露给我。"
  鬼知道是谁,又不是我写的!颜木被那双笑起来像月牙儿的眼睛盯的小鹿乱撞,越退越后。
  颜锡见他为难,撇撇嘴表现出失望的样子但仍然很体贴的为他着想,"我知道了是商业秘密吧?"
  既然对方都给了个台阶,颜木哪有不顺着下的道理,连连点头,"对对,不好说不好说。"
  两人相视而笑,呵呵......但却是皮笑肉不笑那种,气氛诡异。
  叔叔,别跑 2(伪叔侄年下)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清脆的铃声打破两人间的尴尬,颜锡歉意的朝颜木笑笑,示意自己要去接电话。颜木表面平淡而礼貌的点头,心里却激动万分,走吧走吧你快点走!不知为什么,他在面对这个大比自己几岁的侄子时总有点莫名的心虚。
  颜锡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在电话,瞬间换了副面孔,刚刚乖孩子的模样变成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大过年的你也要来催稿!"
  "呜呜~~~说好今年交稿,你要拖到明年,没良心啊呜呜~~~你就不能早点交稿,大家过个好年。"那边无限委屈的哭泣兼催稿。
  "放屁,什么今年拖到明年,不就晚了几天,你少乘机拨乱。"颜锡说着想到颜木的事更加愤愤不平,"妈的,刚刚遇到个死小子说老子的书是他写的,还到处送人。"
  "哇~~那你有没有抽他?"符梓黎来了精神。
  "抽个鬼,他是老子的叔叔,一大家子面前我做了这事,还不被我爸打死。"颜锡摸了摸下巴,何况那是小爷爷的儿子,怎么着也不能当面驳了别人面子,当年颜清云跟着男人私奔是大逆不道的事,少不了被街坊邻居说三道四,就差没被唾沫星子淹死,就连颜家人也甚以为耻,他却例外,觉得这个小爷爷实在是勇气可嘉,在他心里的形象异常光辉高大。
  "噗~~那么巧?一把年纪还那么不要脸?"那头想笑又不敢笑得太过分,憋的说话声音都有些变。
  "靠,他比老子小三岁,只是辈分高,还要叫他叔。"颜锡一提这个更郁闷。
  符梓黎其实有些同情这个‘叔叔',跟颜锡认识那么久,他很清楚颜锡睚眦必报的个性,所以未来堪忧,可怜罗~~~但他现在更同情被虐待的自己,转而继续哭:"不管那么多,你一定要在这几天交稿呜呜呜~~~要不我跟你没完,夜夜托梦给你,让你没个安心觉。"
  "唉,你入我的梦那简直是噩梦,行了行了,我答应你一定在今年把稿交给你行了吧,就算几天我不吃不喝不出门也把后面写出来。"颜锡实在受不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又不是女人勾不起他怜香惜玉的心情。
  "哇哈哈哈好的好的那不我打扰你你努力写~~"符梓黎生怕颜锡突然反悔,说话跟被鬼追一样,迅速把电话挂了。
  因为过年,颜氏本家的人基本都回来了,拖儿带女的人数蔚为壮观,这样住宿就成了问题,老房子是木质的二层小楼,分东南西北四个楼阁,房屋相连,在中间有个露天的花园,因为房间不够,只能两个人挤一张床,小孩子还要多挤些。
  而颜木非常不幸的分到和他那大侄子住在一起,不禁心里叫苦连天。
  颜锡拍手显得非常高兴,"正好!我有很多话要和叔叔说呢~"挽着着颜木的手用极暧昧的口吻说,"叔叔今天晚上我就不让你睡觉了哦~~"
  颜木忍不住打个寒战,虽然我辈分是比你高,但年龄比你小,没必要像小孩一样黏人吧,而且那句‘我不让你睡觉'颜木不想歪他就不是合格的耽美作者了。
  颜清云见两人相处的很融洽打心眼里开心,毕竟颜木和这个家没有血缘关系,担心他在家里会受到排斥,颜锡在颜家小辈里算个领头的,如果他俩能相处好,颜清云自然比较安心。
  叔叔,别跑 3(伪叔侄年下)
  这栋老屋大概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踩着木地板会嘎吱嘎吱作响,精美的雕花木窗和横梁透着浓浓的古朴气息,如果是在雷雨交加夜是不需要添加任何人工效果就可以拍恐怖片了。没有暖气的日子太难熬,还好笔记本电脑可以无线上网,要不他一定会无聊到发疯,何况电脑就是写手的命根子。
  那句‘今天晚上不让你睡觉'让颜木一直心惊胆战的,他还害怕颜锡会抓着他对文提出种种疑问,时刻保持提防状态,后来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颜锡埋头抱着笔记本电脑疯狂敲键盘,那副样子简直跟战场厮杀差不多,正好......省的自己想方设法去应付。
  房内只有啪嗒啪嗒的响声,有时停一下,过了一会儿又继续,颜木也是抱着在年底之前不完结这篇文不睡觉的心态逼着自己写,所以没有谁影响谁的睡眠这档子事。
  颜木在瓶颈的时痛苦的发呆,偷瞥了眼颜锡的电脑屏幕,也是文档的页面,原来跟自己一样是在写东西,意识到这点的颜木心里咯!一下,闪过一种很怪异的想法,颜锡是那本推理小说的作者,想到这不禁有些发毛,但很快又拂去这个念头,世界那么大,怎么会这么巧合。
  中国13亿人口,就是13亿分之一的可能性,比中五百万大奖几率还低,越想越不可能,呵呵,松口气的颜木放心的笑出声,觉得自己太杞人忧天,抬起的视线正对上颜锡冷淡的目光,嘴角立时弯了下来,干咳几声,老实的埋头继续瓶颈苦闷。
  第二天两个人都顶着熊猫眼,颜清云拍了拍二人的肩说,"年轻人要注意啊。"因为熬夜颜木的脸惨白的,听到这句话,脸扑一下就红了个彻底,不能怪他,只能怪老爸的话太引人遐思。
  颜锡笑嘻嘻的冲颜清云点头,"是我不好,累到叔叔了。"
  颜木在一旁斜眼,喂喂,你们两个......唉......算了,可能真的是写耽美写的世界在他眼里尽是YY。而且颜木发现这个侄子表里不一的本性,就跟人格切换一样,在面对颜清云的时候就像个左手抱十佳右手搂三好的乖孩子,但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骨子里就透出股冷淡,还隐隐有种蔑视,颜木暗自思索,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地方得罪他啊。
  可千不愿,万不愿,老爸非要热情的把他推上去,跟你娶了我儿子吧似的,当然实质只是为了让两人多交流交流。颜木很挣扎,每每对上他都有老鼠被猫盯的感觉。
  颜家小辈很多,又都基本爱缠着颜锡,颜木望着颜锡带着小孩子们出去玩,他不想跟出去,靠着雕花栏就在构思情节,忽然衣角被拉了拉,他低下头看到一个八岁左右的女孩子递给他棒棒糖,"吃糖。"
  "哥哥不吃。"颜木笑笑摸摸她的头。
  那女孩子脸色一变,踩了颜木一脚,"我是你姑!"然后说变就变,猛然哇哇大哭起来,颜木吓傻了,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女人和孩子,两个的混合体简直是他的天敌,连忙安慰,可又口吃只能说出个不哭不哭这样毫无意义的话,他傻傻的以为是自己不接孩子的糖伤了她的自尊心便想拿过来。
  孩子哭的更是惊天动地,引来她的母亲,中年妇女把女儿拉过来护住,大骂颜木,"干什么呀你,那么大一个人还欺负孩子!抢孩子的糖,有脸没脸?"
  颜木心下不屑,谁稀罕她的糖。但为了颜清云他只能笑脸陪骂脸,不知是他三大姨还是五大娘的女人骂骂咧咧的离开,最后那句上梁不正下梁歪的低骂还是传到他耳里。
  颜木撰紧拳头后又松开,他知道这个家很多人装着对他爸爸客气,其实打心眼里还是瞧不起的,觉得丢脸,而这种厌恶往往又最容易传给孩子,可没办法,他的爸爸想回到这个家,于是千般忍耐,他也不想破坏掉爸爸的愿望。
  那个女孩背着妈妈转过头来朝颜木做了个鬼脸,颜木知晓自己被耍,气不打一处来,以后见到孩子和女人一定退避三舍!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