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初恋(极道恋系列/出书版) 作者:书妶

字体:[ ]

 文案: 
  叫一个帮主讲「初恋」会不会太纯情了点? 
  但冉梓隽却一直惦记着当年遇见的那个小女孩 
  可惜女孩消失在茫茫人海,也带走他的心 
  然而这个相伴十年的贴身医护却渐渐勾出他莫名的心动 
  除了医疗照护,他也对他的「临床服务」上了瘾 
  原来他们俩早已超越「医生与伤员」间的感情 
  可是,帮里正酝酿着一股危险风暴 
  为了他的安全,他不得不想办法先逼走他 
  唉……等到风雨过后,他会愿意原谅自己吗? 
   
  他是他的初恋,也是他的单恋 
  他是他的梦想,也是他的幻灭 
  十年来以一身高强医术来悉心医护身为帮主的他 
  甚至「奋不顾身」的滚上床供他「享用」! 
  天底下哪里还找得到这么「全方位」的好情人? 
  没想到他却忘了他们的初识,栽赃他背叛 
  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他得振作起来 
  一定要找到机会好好跟他算这笔感情帐…… 
   
   
  序文——书妶 
   
  炎炎夏日,书妶只有一个感想,那就是热~死~人~啦!除了想待在冷气房之外,还真想整天泡在水里不起来,可是好像有点恐怖,感觉像浮尸。(流汗) 
  言归正传,继极道恋之缠恋之后,很喜欢牵拖的书妶,当然不例外的又把小霜霜的堂哥冉梓隽给拖下水,反正他老爸是黑道大哥,所以便拿来充数了,(但绝不是烂芋充数喔,呵呵!)可能是书妶太爱他了,想说只出来这么一下下有点可惜,所以极道恋之二「初恋」的男主角,就这么莫名奇妙地拍板定案了。 
  当初书名原本是想订为「暗恋」的,但书妶有过不好的经历,虽然年代久远,想想还是别把自己的痛苦建筑在别人的身上,最后决定书名取为「初恋」,结果写到最后,两个主人翁的初恋还是被书妶搞成暗恋,真是伤脑筋啊。(一定是被太阳晒昏了头。) 
   
  前阵子,书妶真的当姑姑了,货真价实的姑姑喔,而且还提早了一个月当呢,因为小宝宝等不及足月,就这么蹦出来了,是个双子男宝宝喔。 
  虽然不是我生的啦,但总觉得有种我家的小孩才是最可爱的小天使,别人家的算什么的感觉。 
  只可惜小宝宝在国外,我这个做姑姑的只能利用网络视讯看看他可爱的模样。 
  你们能想象一个刚出生未足月的小婴孩,瘦瘦小小的像个小老头儿的样子吗?让人看了好心疼,还好经过近二个月的能量补充,现在像足了白白嫩嫩的大肉包子,好想给他咬一口来吃。 
  就像书妶完成了每份稿子一样,本本都是书妶最珍爱的宝贝,当然,也希望喜爱书妶作品的可爱读者们,不管是阅读哪个作者的作品,也都能够细细品尝作者在作品中的用心喔。 
  下回再见啰,拜拜! 
   
   
  楔子 
   
  初恋—— 
  顾名思义就是初次恋上第一个喜欢的人,那让你有一种甜蜜的恋爱感觉。 
  当你的心,因遇见某个人而悸动、狂跳不已时,那种心动的感觉,正意谓着那个人将会在你生命中留下深刻隽永,无法抹灭的回忆。 
  它是一种可以让人感受到幸福、甜蜜的滋味,但也可能会变成你这一生中最痛苦的开始。 
  如果可以,谁不希望那颗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爱恋之心,能够让对方感受得到它的真心。 
  看来,这颗深深爱恋对方已久的心,注定无法让对方感受到它的存在。 
  因为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脸颊上那肿胀发麻的刺痛,与被倾泻而下的烫热液体融合在一起,没了感觉,因为那股痛早就被胸口那椎心刺骨的痛所取代。 
  还来不及倾诉爱意的心,在那两簇残冷如魔魅般的暗瞳凌瞪下,像是要把他烧得体无完肤似的退却了。 
  上头传来低沉且不带丝毫感情的男低音,无情宣判他的死刑。 
  「邯于熙,我真没想到,我最信任的人也会做出背叛我的事情来,虽然小霜目前还下落不明,但我知道他没事,要不然我会立刻杀了你,看在你是邯叔养子的份上,我要你立刻滚出滕龙帮,永远不许再踏进这里一步。」 
  一道落雷划开暗黑的天际,同时也劈开了趴坐在大理石地板上,双颊整个红肿不堪的瘦弱男子的心。 
  「不!梓隽,我求你,别赶我走……别赶我走!」邯于熙支撑起刺痛难当的身子,神色惊恐的伸手想抓住眼前那个他爱恋已久的岸伟男子。 
  十年了,他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无怨无悔的待在他身边,陪他过着出生入死,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危险日子,他从不奢求对方对自己的付出有所响应,只求能待在心仪之人的身边就心满意足。 
  可是眼前完全不屑再看他一眼的男子,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松自若的说出将他打入万恶深渊的话来?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 
  男子修长结实的腿毫不留情的踢向邯于熙纤弱细瘦的肩膀,抿紧的唇吐出淡漠残忍的讥诮。 
  「不赶你走,难不成要我留下你这个祸害,继续出卖帮派里的弟兄吗?阿奇,你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把这个叛徒给我拖出去。」 
  「不!梓隽,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绝不会离开你的,打死我也绝不离开你身边!」邯于熙情绪激动的哭喊着。 
  从头到尾不发一语伫立在角落的男子,才要将浑身是伤且陷入歇斯底里的邯于熙拉起来时,邯于熙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对方的箝制,冲向正转身打算离开这房间的男子身后。 
  邯于熙紧抓着对方衣袖的指节早已泛白,身上传来的阵阵椎心刺痛让他的身子不停的打颤,自尊全失的哀求着道:「梓隽,我求你,别对我这么残忍,你明知道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会活不下去,所以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我只求你别赶我走。」 
  冉梓隽温厚的大手紧紧抓住邯于熙满是伤痕的冰冷小手,低下头,残冷的话语不带丝毫的感情,缓缓地在他耳边吐出道:「那就……去、死、吧!」 
  轰隆隆—— 
  豆大的雨滴顷刻间无情的拍打在偌大的落地窗上,冉梓隽的话仿佛就像千万支针,狠狠的刺进邯于熙早已破碎不堪的心。 
  像是怕沾染到什么病菌似的,冉梓隽甩掉邯于熙紧抓自己衣袖的手,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而邯于熙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全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原本充满生气的一双湛黑如宝石般的眼眸,顿时之间失去了全部光彩。 
  他所爱的人都亲口要他去死,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因为爱一个人,实在太苦、太苦了。 
   
   
  第一章 
   
  座落于天母黄金地段的高级住宅区内,一幢所费不赀、占地千坪的顶极透天别墅,在万籁俱寂而静谧的夜里,显得特别不平静。 
  屋内不但灯火通明,且不时传出男子浑厚慑人的低吼声。 
  「梓隽,天诚已经在医疗室做好了万全准备,你快将小霜送过去。」一名年过半百,身上却散发着沉稳如山、慑人气势的中年男子,面色凝重的朝着一名抱着脸色发白小男孩的十七、八岁俊伟少年喊叫。 
  少年只是紧蹙带着冷酷意味、如刀削般的浓眉,不发一语的疾步走向中年男子所说的医疗室内,随即就有两名医护人员,从他怀中接过已然昏过去,不到十岁的小男孩。 
  少年一看到在冉家当了近十年专属家庭医生的邯天诚时,诚心说道:「邯叔,小霜就拜托你了。」 
  「梓隽,请你放心的将小霜交给我吧。」 
  由冉梓隽胸前和手臂扩散的鲜红血渍看来,邯天诚知道这血绝非出自于被安置在床上的小男孩身上,因为冉梓隽绝不容许从小就体弱多病的小堂弟有丝毫损伤,不由得轻叹道:「我看你也受了不少伤,于熙,你过来一下。」 
  在邯天诚的叫唤声下,一名看似清秀俊朗的少年,冷不防的从邯天诚的身后出现。 
  「爸!」少年轻唤了一声。 
  当少年这么称呼邯天诚时,面无表情的冉梓隽不由得错愕的微挑起眉。 
  他记得年过四十的邯天诚并未结婚,不知什么时候竟跑出一个他素未谋面的儿子来。 
  邯天诚将身旁清俊少年轻推到冉梓隽的面前,「梓隽,他是我的养子邯于熙,请由他来替你处理伤口吧。」 
  冉梓隽一愣,淡睇着眼前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将替自己处理刀伤而迟疑了一下,但最后却没说什么的点了点头。 
  因为他深信邯天诚会这么做,必定有他的道理在。 
  冉梓隽才步出医疗室,迎面而来是父亲一记力道着实不轻的帼掌。 
  原本可以轻而易举闪过这突如其来的巴掌,冉梓隽却默默的承受下来。 
  「当初你是怎么答应过我,承诺绝不会让小霜受到丝毫伤害的?今天,你竟然让小霜受到如此严重的惊吓,如果小霜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要拿什么脸去见你九泉之下的叔叔?」冉滕岗气急败坏的对着自己亲儿子大声咆哮。 
  跟随在冉梓隽身后的邯于熙,对于亲眼目击这骇人景象,感到相当的不解和极度的震惊。 
  他从不知一个父亲会把别人孩子的性命,看得比自己亲生孩子的性命还要来的重要。 
  此时冉梓隽只是低着头,说出最深的悔意。 
  「爸,没照顾好小霜是我的错,我真的很抱歉,无论是什么样的处罚,我都甘愿承受。」 
  「对于你的失职,就算你是我的儿子,该受的惩罚一样都不会少。」 
  这时,一名男子面色凝重的快步来到处于盛怒状态的冉滕岗身边,低头在他耳边说话。 
  听完手下的报告,冉滕岗只是面无表情的狠瞪了冉梓隽一眼后,再以那冷淡到几近严厉的语气道:「我现在罚你待在这里,不准离开小霜半步,在小霜还没完全康复之前,不准你再碰帮派里面的事,听到了没有?」 
  「是。」对于冉滕岗对自己的处罚,冉梓隽也只能坦然接受。 
  在目送冉滕岗离开之后,连一口气都不敢喘一下的邯于熙,听到冉滕岗那一番话,感到相当的错愕。 
  看来是他误会冉滕岗了。 
  正所谓天下父母心,没有一个父亲不疼爱自己小孩的,尤其在听到冉滕岗对冉梓隽的处罚内容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冉滕岗一定是知道自己的儿子也受了伤,为了给他充分的时间休息,才会说出不让他处理帮会里的事情。 
  「真是太好了,梓隽少爷,冉爷虽然说是对你的处罚,但我听得出来,冉爷是担心你的伤才会这么说的,这样你就可以安心的养伤,而且……」 
  「别再说了!」冉梓隽冷不防的斥喝,打断了邯于熙接下来要说的话。 
  这自以为是的小子,怎么可能会知道父亲说这话的真正用意? 
  这个处罚正意谓着对他的不信任,这些年来,他的努力极有可能付之一炬。 
  「梓、梓隽少爷,对不起,我……我……」邯于熙有些不知所措的结巴了起来。 
  无视于邯于熙道歉,冉梓隽板着脸,进入设置在设备完善医疗室旁的诊疗间,邯于熙旋踵跟上前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