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家老宫失忆了[娱乐圈] 作者:苏景闲(上)

字体:[ ]

 
  文案
  听说宫越出车祸的时候,叶闪闪正在深山老林里面拍戏,当时就把他吓得嘴里的棒棒糖都掉到了地上。
  叶闪闪捡回棒棒糖,默默思考——我的金靠山,这是塌了?
  宫越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失忆了。然后,他看到了自己之前留下的一段摩斯密码——除了闪闪,不要相信任何人。
  指南并扫雷·酷帅狂霸城府深沉失忆总裁攻X智商高情商低颜值逆天话唠受。
  ·#我的金靠山总是逼我考试做卷子怎么办#
  ·苏苏苏,甜甜甜,宠宠宠。非典型娱乐圈文。
  ·脑洞很大,闪闪是一个体内有芯片的特殊boy。
  ·本文主受,1V1,HE。不仅有金靠山,还有金手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越;叶闪闪 ┃ 配角:abcde ┃ 其它:娱乐圈;甜文;叶闪闪
  晋江编辑推荐:
  叶闪闪在片场得知宫越发生车祸后,迅速赶回,得知对方失去了四年的记忆,并忘记了他。同时,宫越醒来后发现自己失去了记忆,而失忆前的自己留下了一句话,“除了叶闪闪,不要相信任何人。”因为失忆的原因,两人的关系“重启”,叶闪闪智商高但情商极低,时常与宫越的思维接触不良,但因为这些“误会”,两人逐渐靠近。宫越发现自己的失忆并非那么简单,但对叶闪闪的感情,已经无法中止。
  本文文笔流畅,设定有趣,言语诙谐。主人公叶闪闪用清奇的画风在娱乐圈闯出一片天地的同时,和“金主“宫越的感情也水到渠成。两人相依为命的感情令人唏嘘,而叶闪闪的身世,宫越车祸与失忆的背后真相,也让情节变得扑朔迷离。
 
 
第1章 闪闪发亮的第一章
  叶闪闪得知宫越出车祸的时候,正在深山老林里面拍戏。
  六七月份的天气已经开始热起来,树林里面虽然不烤得慌,但就是蚊虫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片场倒是没有人抱怨,毕竟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名导,男女主也是红了好多年的影帝影后,谁都知道,只要不出岔子,这电影肯定能火。这种时候,必然要吃苦耐劳不怕蚊虫地留在剧组里面。
  没人关注的角落里,叶闪闪跨开一双大长腿,坐在淡蓝色的塑料椅上面,一副闲散的样子。
  他穿着件短袖白衬衫,手臂上露出来的皮肤很白,是那种让无数女演员都妒忌的晒都晒不黑的白。四周的蚊子还是“嗡嗡”叫,飞来飞去的,但都像是忽略了他,硬是没有一只蚊子去咬他一口。
  观察完了一群蚂蚁找食物的过程后,叶闪闪心满意足地坐直了身体,从包里拿了瓶矿泉水出来,很作地戳了一根吸管进去,慢悠悠地喝起来。
  看着不远处被各种器材围着的男主女主飙戏,还是很有意思的。特别是男主,后颈上面有好大一只蚊子正趴在那里吸血,都还笑得满脸温柔,情绪饱满地念着台词,可见十分敬业。
  作为这部电影的男五号,叶闪闪戏份很少,通常都处于闲得慌的状态。无聊地用脚尖踢了踢满地的落叶,感觉这样的动作太幼稚了,他悄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于是又迅速地把踢飞出去的叶子刨回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然而真的太无聊了,又没有网,手机上的游戏也都刷了一遍,叶闪闪只好用剧本盖住自己的脸,仰躺到了椅背上,准备闭目养神,思考一下人生的终极奥义。
  “叶少,无聊了?”旁边坐着的小助理林夏天,十分熟练地从随身的包里翻出了一根棒棒糖,递到叶闪闪面前,“霍克管家最新研制出来的,据说是烤玉米味儿。”语气很像电视推销人员。
  “烤玉米?”叶闪闪一把拿开脸上的剧本,瞬间坐直,漂亮的眼睛都笑弯了。
  颜值的冲击让看惯了这张脸的林夏天都愣了愣神,舌头有点打结,“嗯,管家说,您试吃之后的感觉要记录下来,他好调整调整味道。”
  好不容易把话说完,他马上把视线从叶闪闪的脸上移开,在心里默念“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总觉得这么下去,自己真要出家去了。
  叶闪闪没有注意到林夏天的表情,“烤玉米烤玉米,怎么不早点拿出来?”一边念叨着,一边伸手接过来,剥开糖衣之后直接塞到嘴里。玉米的香味在口腔中弥漫开,他幸福地眯起了眼。
  林夏天“嘿嘿”笑了两声,觉得叶闪闪真的很好伺候,没有什么是棒棒糖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根棒棒糖。
  “大少说了的,一天只能给您一根,限量供应。要是多给被发现了,不仅您要挨批评,我也要悲剧掉。”
  说起这个来,他也很奇怪,自家大少爷明明是养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小情人,但是限制每日糖果供应量这种事——真的不是把小情人当儿子养?
  十分珍惜地舔了舔棒棒糖,叶闪闪语气颇有些悲伤,“我得省着吃才行,要是一口气就吃完了,今天就没得吃了。不能为了一时爽而后悔一整天。”
  这真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情。
  不过他想起宫越面无表情的脸,默默把内心的悲伤都咽了回去——嗯,在宫大少手下讨生活,能有一根棒棒糖吃,已经很不错了。
  我果然是自我安慰小能手!
  正当他想重新躺回去的时候,突然听见了有些陌生的两个声音,因为对话里面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一不小心就被他留意到了。
  一个有些尖利的声音在说,“那个叶闪闪也不知道脸动过没,不过据说出道也挺久了,还是个十八线小演员,没流量没话题没角色,也不知道整容的钱能不能赚回来。”
  叶闪闪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偷偷看了一眼,发现是男主角和女主角的两个小助理,正凑在一起聊八卦,不知道怎么就聊到自己这个“十八线小演员了”,可见明显不只是他闲得慌。
  叶闪闪正愁无聊,于是就兴致勃勃地听下去了——这种感觉好新奇!
  “不管整没整,他的脸长得那么好,怎么不去找个靠山?之前被那些娱记报道成‘花美男’的那个徐天,我看呀,虽然都整容,但不论是颜值还是身材,徐天都完全比不上这个叶闪闪好吗。就靠着脸,徐天都找到了佳泰的老总,吃香的喝辣的,资源一大把。”
  叶闪闪舔了舔棒棒糖,想起自家的,唔,颜值高,还是大长腿,虽然不爱说话不爱笑,但仔细想想,自己还是好赚的。
  “所以这个叶闪闪白瞎了这么一张好脸,长这么好,竟然都不知道利用。我看啊,要不就是人傻,脑子不想事情,要不就是想上进但没有门路,真是可惜了。”话里话外很有几分想要帮叶闪闪规划一下未来成名之路的感觉。
  “就是就是,你看那个……”
  发现接下来的话题,又不知道延伸到哪里去了,叶闪闪把注意力收回来,没有再听下去。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陷入沉思,见过的人都说我的脸长得好,非常好,那为什么宫越连多看我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呢?所以,刚刚的结论,应该是只针对正常人类吧?对于宫越这个非正常人类,肯定是不适用的。
  想了一会儿,叶闪闪掏出手机,戴上耳机开始上课——这是他家宫越大魔王布置的课程,回去了还要考试做卷子的,一门课不及格,扣发一个月棒棒糖。
  简直是找准了他的死穴。
  一边听课,叶闪闪一边想,总感觉自己是在玩儿养成游戏——只不过自己就是那个被养成对象而已。
  耳机隔音良好,片场的各种杂音,包括森林里面震天响的蝉鸣声都听不见了。
  叶闪闪听课向来很专注,所以手机屏幕突然晃荡起来的时候,他被吓了一大跳。
  连忙把手机握紧了,叶闪闪一抬眼,就发现是林夏天在猛摇他的胳膊,“你要是没有要紧的——”刚摘下耳机,就被“轰——轰”的声音震得耳膜疼。叶闪闪连忙把耳机戴回去,视频按了暂停,问林夏天,“这是怎么了?”
  不就看了一会儿视频,怎么世界都变了?
  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叶闪闪被阳光晃的眯起眼。他的视力很好,清楚地看见有一架银绿相间的直升机在上空,已经快飞到众人的头顶正上方了。
  “我们剧组不是古装剧吗?怎么还租直升机当道具?又不是穿越剧——”他正想问林夏天,心里“噔”一下,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重新抬头望过去,这次他认认真真地把机身上面漆着的字母看清楚了,“G-O-N,”叶闪闪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惊吓,连忙拉了拉边上的林夏天,一脸的不敢相信,“我没看错吧?GON?我真没眼花?”
  林夏天点点头,表情和叶闪闪差不多,“没看错,确实是这三个字母。”
  看着越来越近的直升机,叶闪闪语气有些发飘,“你说,这是你家大少想我了,所以派了架直升机来接我回去——概率有多大?”没等林夏天回答,他自己先给了答案,“概率为零。”多0.001都是不可能的。
  换了个思考方向,他紧张兮兮地问自己的助理,“夏天,我最近没有闯祸吧?是吧是吧?”
  林夏天在脑子里面,迅速把最近的事情过滤了一遍,肯定地摇头,“没有,这地方太偏了,没有您发挥能力和才华的机会。”
  听了对方肯定的答复,叶闪闪大松了一口气,夸张地拍了拍胸口,“我就说,我一直这么安分守己坐等召唤,怎么会闯祸!所以,这肯定也不是来逮我回去的。”
  那很有可能是出事了。
  还没等林夏天吐槽“安分守己这个成语不能乱用”,他的手机响起了特殊的信息提示音。看完接收到的消息,林夏天的脸色马上也凝重起来,声音都有些紧绷,“叶少,大少出车祸了,直升机上的是易助理,来接您回b市。”
  车祸?花了几秒的时间,把这两个字和对应的含义联系在一起,叶闪闪就被吓得连棒棒糖都掉到了地上。
  宫越出了车祸——这个消息就和十吨重的大秤砣一样,“哐当”一下砸在了他的脑门儿上,十分具有震撼力。
  叶闪闪脑子里面现在全是“车祸”两个字在刷屏,都要炸了。车祸啊,人类这么脆,这是一个不小心,我的金、大腿就要断的节奏!这么一想,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直升机的螺旋桨噪音极大,因为飞得越来越低,带起了巨大的风漩,场面堪称飞沙走石,日月无光,花草树木更是伤残无数。过了好一会儿,直升机才找了个地方停下来,没有继续酿成更大的环境破坏。
  现场戏也拍不下去了,无数双眼睛都在看着那架直升机,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毕竟之前导演已经核实了,他们没有订这个道具。
  所以,来路不明,必有问题。搞不好今天在他们剧组,就要爆出“影帝隐婚对象大闹片场”,或者“影后神秘情人追到拍摄现场”这样的劲爆新闻了!
  正当在场的人都在议论纷纷的时候,已经停稳了的直升机打开了舱门。
  很明显的,全场都是一静。
  银绿相间的机身在阳光下像是在发光,有一种金属特有的冷感。从舱门里面出来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眼镜,头发用发胶固定地稳稳的,一副精英派头。
  对方踩着黑皮鞋的脚落了地,往人群里面看了两眼,就迈了步子,明显是找到了目标。
  于是全场人的视线,就跟着这个男人一路移动,最后全落到了角落里站着的叶闪闪身上。
  “叶少。”男人在叶闪闪的面前站定,微微欠了欠身打招呼。
  叶闪闪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不疾不徐地点点头,算是回礼——想当年,他也是被宫越压着学了两个月礼仪课的人,绝对是站着如同小白杨,躺着就像倒了的小白杨,技能满点不需怀疑。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