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看鸟吗哥 作者:奶口卡

字体:[ ]

 
  文案:
  一场由“赏鸟”展开的故事 男人x男孩
  温承书第一次见到邢野,“她”正蹲在大学城旁边的夜市街尾抽烟。
  暴露癖在“她”面前敞开大衣,“她”抬起眼皮看了两眼,叼着烟站起来,不紧不慢地拉下自己的裤子。
  暴露癖惊悚之余想溜,却被跟上来的温承书按住,温承书看向面前身材高挑的姑娘:“姑娘,你……”
  话说到一半,他不小心落下的目光在“她”的下身停住,顿时哽了一下,艰难地把话补全:“……没事吧?”
  邢野叼着烟,昏黄的路灯将他眼下那颗褐色的小痣打得晶亮,他在对面人诧异的目光中慢吞吞地将裤子拉好,若无其事地道了句:“哦,没事。”
  温承书第二次见到邢野,他穿着一件长款的风衣,眼尾那颗小小的痣微微泛红,压低了声音凑过来,神经兮兮地问:“看鸟吗哥?”
  温承书:“……”
  本文又名:《恋手癖也有春天》
  成熟稳重总裁攻x美院长发有病受
  温承书(攻)x 邢野(受)
  年龄差十几岁
 
 
第1章 见没见过?
  八月底的晚风里裹挟着夏末的余热,整条夜市街的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孜然味儿。
  “我家是平州的,高铁俩小时就到了。”
  “那你岂不是每周都能回家?太幸福了吧!我家在江清,做动车要二十多个小时,我估计这一年也就寒暑假能回去了……”
  “幸福个屁,好不容易上了大学脱逃离了我爹妈的手掌心,我才不每周回家当孙子呢,何况高铁票不要钱啊?”
  “哈哈哈哈,我这个本市的还没说什么呢。对了宜年,你家是哪儿的?”
  “沂市的。”温宜年弯起眼睛笑了一下,“隔壁市,也很近。”
  十八九岁的少年们总是能够很轻易地打成一片,有时仅仅只是因为几局游戏,一顿烧烤。
  温宜年不太能吃辣,手里的蜜汁鸡翅不知怎么沾了点别的串儿上的辣椒面儿,他才咬了一口就被辣得脸颊通红,正小声抽着气儿,旁边的温承书给他递去一瓶拧开的冰镇矿泉水。温宜年接过水一口气灌了几大口,抬手抹了把鼻尖渗出的薄汗,从桌上拿起一串板筋递给温承书:“哥你尝尝这个,这个好吃。”
  温承书抬了下手示意自己不要。
  早就料想到他会这么说,温宜年也没劝,扁了扁嘴,把串收回到自己面前叼下一块咀嚼起来。
  温承书从不允许他在外面买这些东西吃,没想到今天竟然破天荒地同意了请他的新室友来大学城吃烧烤。
  温宜年想,这恐怕是温承书活了三十四年头一回来这种地方吃饭……准确的来说是来这种地方坐着。
  他一边嚼着板筋一边斜着眼睛打量温承书。
  在他印象里,温承书好像一直都是这副模样。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身上的衬衫也平展得体,英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的金丝细边眼镜,尽管坐在脏乱又吵闹的夜市摊,也要规规矩矩地把背端直了。就是热了,也只不过是把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肘——沉稳得不像是陪弟弟和同学吃饭,反而像是坐在他那间明亮豪华的会议室里谈生意。
  温承书微侧着脸,看似在认真听几人聊天,实则始终留意着不远处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
  分明还不到穷秋,整条夜市街又被随处可见的小吃摊蒸出的热气笼罩着,那男人却裹着一件衣摆长得垂到小腿的灰色风衣,头上扣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几乎遮去了半张脸。
  男人拢着风衣,缩着脖子快步朝独自站在路边打电话的女学生走去。还没等他走到女孩儿跟前,一个身形高大的男生举着手机叫了女孩儿一声,女孩儿笑着朝男生跑过去。男人的脚步顿了顿,明显有些恼火地紧盯着女孩儿跑走的背影,扭着头左右张望了一会儿,贴着墙根朝昏暗的巷尾走去。
  温承书的目光追随着男人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起身。
  烧烤摊上劣质的粉红塑料椅子随着他起身的动作突兀地响起一声“嘎吱”,几个少年的话音顿时戛然而止,一齐抬头看着他。
  “哥?怎么了?”温宜年仰着头莫名其妙地看了看他,跟着他的目光扭头往后看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异样。
  温承书盯着那道消失在视线里的身影,留下一句“你们慢慢吃,不够再点”,便匆匆跟了过去。
  文阳美院和大部分高校一样,坐落文阳市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偏僻郊区。
  大学城夜市街的巷尾临着一条狭窄又荒凉的小马路,小马路如同一条泾渭分明的分水岭,将热热闹闹的大学城与对面还没开发的荒草湖泊隔绝开来。
  天空压着密实的云层,乌蒙蒙的遮满了天,寥寥几颗黯淡的星点缀在浓雾般的广袤苍穹中。
  面前这条小路通往城东村,晚上一般很少有车经过。于是立在道路两旁的路灯也不那么敬业了。破破烂烂的灯罩上蒙了厚厚一层灰,光线从裂开的缝隙里勉强洒出一点暗淡的昏黄,成团的细小飞虫嗡嗡围绕着那一丁点亮光。
  昏暗的灯光映出一道清瘦颀长的身影,那人正站在路灯边上打电话,他的手机拿得离耳朵有些远,手机屏幕上泛出微弱的光,将他削瘦的下巴映得一片冷白,修长的手指有些不耐烦地在手机侧面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
  “你上学期那事儿上报纸了你知道吗?得,一开学我们全音乐学院的人都知道我林菲儿的男朋友在搞什么g_uo体游行,纷纷来向我道贺,恭喜我找了个身材这么好又这么乐于分享的男朋友……”
  尖锐的女声通过听筒里的电波传送过来,逐渐拔高的音量被细小电流冲击的有些刺耳,邢野揉了揉被吵得生疼的耳朵,满不在意地说:“不是打码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