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过云雨+番外 作者:篆文(上)

字体:[ ]

 
  文案:
  两个伪直男相恋分手又破镜重圆的故事
  外表潇洒大气、内心有点怂的阳光健气受vs极度敏感别扭、男友力暗中爆棚富N代攻
  自八年前不告而别后,向荣就以为周少川一定恨透了他,而作为对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他应该早就已经无足轻重了。
  可周少川却说那场几乎要了他半条命的离别,不过是他人生路上的一场“过云雨”,如今雨过云停,是时候考虑把向荣重新追到手。
 
  内容标签: 强强 破镜重圆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向荣、周少川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相伴四载,离别八年,向荣以为自己在周少川的生命里不过能算一场“过云雨”,如今雨过云停,对方应该早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可周少川却说,那场几乎要了他半条命的离别才是他生命中一出小小不然的“过云雨”,现在雨过天晴,是时候考虑把向荣重新追到手。
  本文作者文笔流畅,描绘情感真挚细腻,两个主人公彼此关爱,一同成长,既有校园时代的青葱美好,也有多年后经历丰富形成的思考,剧情层层递进,最终给人以感动和希望。
 
 
第1章 楔子
  原定下午三点到达的航班,在晚点一小时二十分钟后,终于先是摇摇晃晃,其后砰地一声,重重砸落在了首都机场的跑道上。
  机舱内的人明显都吁了口气,不想接下来又是漫长的滑行,飞机东一拐西一转,足足折腾了有十来分钟,最后总算停在了距离三号航站楼,十分遥远的一处停机坪上。
  “又不接廊桥,这么冷的天还得走下去!”
  舱内的人开始抱怨起来,向荣站起身,略微活动了一下胳膊腿,这才不紧不慢地把之前看的书装进背包里,他是一点都不着急,反正不等头等舱的客人下完,他们公务舱的也没可能走得出去。
  等了好一会儿,见前头下得差不多了,他打开行李架,取下随身带的拉杆箱,此时前排一对母女的棕红色Rimowa不知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怎么扽也扽不下来。
  “我来吧。”向荣抬起手,一抓一提,轻轻松松把个装得满满当当的箱子给拽了出来。
  母女俩连忙对着他表示感谢,那女儿蓦地想起之前登机时,也是身边这位长发帅哥帮她把行李放上去的,不由多看了他两眼,笑容愈发真挚地说了声“谢谢”。
  向荣礼貌地点了下头,随即绕过这二人,径自下飞机去了。
  空乘已站在地面上,对着他连比划带笑地招呼:“向先生,请上二号车,您抓紧时间,还有最后一个位子。”
  摆渡车里的热风开得劲量十足,向荣刚一踏上台阶,差点被一股氤氲着浓重烟味的热气给熏一跟头,犹是也没能看清楚,那最后一个空位究竟在什么地方。
  “后排还一座,麻烦您快着点。”司机CAO着含混不清的京腔,不耐烦的尽着告知义务。
  穿过狭窄的过道,向荣往右手边最后一排走,转过身才要落座,那急脾气的司机直接踩了一脚油,摆渡车像狗骑兔子似的,蹭地一下向前窜了出去。
  向荣还没站稳,立马栽歪着跌在位子上,胳膊肘一不留神,碰到了旁边座的人。
  “不好意思。”他先道歉,跟着下意识转头,看了对方一眼。
  一眼过后,向荣愣住了,身边坐的人他认识,而且一度还熟到不能再熟。
  竟然是周少川。
  得有八年了吧,在彼此不相见的这段日子里,向荣其实很多次地想象过再见面的情景,或许是在街头偶遇,或许是赶上什么建筑行业内的年会,又或许是在无聊的同学聚会上,尽管后者,周少川多半不会参与。
  但并没有一次,曾幻想过会在摆渡车上相遇。
  这么说来,他们早就在同一架航班上、那一隅不大的空间里共同待了十几个小时,诚然,周少川必定是待在头等舱里。
  乍见故人,向荣本能地绷紧了一脑袋的神经,是该说些什么,抑或是一径沉默下去?一贯最会打破僵局,最会缓和气氛的人,突然间拿不定主意了。
  而出人意料的,率先开口的居然是最擅长噎人,且习惯姓会把天聊死的冷场王。
  “好久不见。”周少川说。
  确实好久了,八年的光阴,连抗战都该胜利结束了,向荣点头:“好久不见。”
  然而很不幸,他说这话时,摆渡车刚好疯狂地跃过一个减速带,车尾高高蹦起来,又狠狠落下去,以至于那最简单不过的四个字,听上去就成了一串走调的颤音。
  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不过周少川没有假装不认识他,更主动跟他说了话,那么依照惯姓使然,向荣便不免要装作若无其事的,跟他聊上一两句了。
  “回来出差,还是探亲访友?”
  “开会,”周少川答,顿了一下,似乎是刻意,又似乎只是顺口而出,“我在这没亲人,更没朋友。”
  “哐当”一响,又是一个减速带!
  向荣觉得一颗心忽忽悠悠地被提了起来,然后随着那句“更没朋友”说完,又迅速地急转而下,最终,十分仓惶地落回到了腔子里。
  天到底还是被聊死了。
  幸好手机在这个时候震了几震,向荣翻过屏幕一看,来电显示是王韧。
  匆匆说了句“不好意思”,他接了起来,听筒那头的声音顿时如雷灌耳:“大建筑师落地了?今晚上八点半啊,我订的是火锅,你丫别忘了,晚上七点,我去你楼下接你。”
  向荣:“我刚回来,你能让我歇会吗?”
  “歇屁啊,”王韧的音调又拔高了几度,“你一个坐公务舱的资本家,躺了十几个小时有什么可累的?麻溜儿跟哥几个出来吃喝,四大金刚好不容易凑齐的,必须不能缺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