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意外降雨 作者:麻匣(上)

字体:[ ]

 
  文案:
  单向暗恋成真,结果发现喜欢你不如喜欢条狗
  属姓:矜贵淡漠攻(相十方)X坚毅温柔惨受(林既)
  单向暗恋,狗血
  “十七岁的林既不讨人喜欢,他自卑内向,不漂亮也不爱说话,没有华贵的名表也没听过音乐会,古板又无趣,是一块长了青苔的木头。二十七岁的林既不一样,他风趣自如,成熟又懂浪漫,关于门德尔松他可以聊上一天,多耀眼的人?”
  “可十七岁的林既原本不需要成长为二十七岁的样子,因为太辛苦了,要付出一千倍的努力,吞下所有不堪的情绪,要把灵魂融化再重塑,好痛。”
  “我一直以为是‘林既把林既变成相十方喜欢的模样’,原来不是。”
  “是相十方亲手把林既推进熔炉,把林既变成他喜欢的模样的。”
  “相十方,你配不上我的喜欢。”
 
  注意:
  *学生时代是受彻头彻尾的单相思
  *受会成长,从自卑内向转变为成熟稳重
  *文笔没有灵魂(不是谦虚也不是自嘲)
  *所以很难看
  *谨慎入坑
 
 
第1章 
  刚放学的食堂人满为患,嘈杂非常。
  林既捧着餐盘坐到提前占好的位置上,相比起周围的结伴同桌、言笑晏晏,他只身一人显得形影相吊,有些孤僻。
  但没关系,也没人会注意到他。
  就在这时,食堂外忽然炸起了一声惊雷。
  这一下,让食堂的每个角落都传来了惊呼,要知道刚才可还是晴空万里,天气预报也没说今天有雨,谁也没有准备好伞,真要下起雨来,可是场灾难。
  “妈呀,这天怎么暗成这样了?”
  能容纳上千人的食堂从各说各话的大杂烩现在全讨论起了外面大变的天。
  林既也望了出去,他坐的是正对落地窗的那面,能轻易看到乌云满布的天空,暗沉的光好像让这个世界都变了颜色。
  看来要下一场大暴雨了,他没有带伞,不过中午不回家,先打雷的雨不会下太久,他可以等雨停了再走。
  这么想着,林既便不再关注天气,专心吃着午餐,等雨来,等雨停。
  闷雷阵阵,让学生们胆战心惊,生怕暴雨突袭,于是今天食堂散得很快,离开的人大多跑着,与老天竞速。
  林既一切照旧,慢条斯理吃完午餐,放好餐盘,又坐了回来。他没带书本出来,便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天好像比刚才更阴暗了,把一个夏日的正午渲染得像傍晚。雨怎么还没下?地上连一滴水都看不到。
  食堂渐渐空了,到最后只剩拖地的阿姨和发呆的林既。
  “同学,食堂准备关门了。”阿姨出声提醒。
  林既回过神,食堂每天都是一点十分关门,也就是说,他干坐了一个小时等雨。
  一个小时,够他在食堂和教学楼之间往返六次了。
  “不好意思,我这就走。”林既起身说。
  走出食堂,空气并不比室内凉爽多少,也就是说,这天光打雷唬人,半滴雨也不下。
  而我,也愚蠢得被唬了一个小时。
  林既无奈自嘲,迈步走向教学楼。
  今天是文理分班的日子,林既从高一时的七班分到了理科一班,也就是尖子班。但他很有自知之明,顶多也就是中游偏下,中午留校也不是为了学习,而是因为他家离学校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一中的午休不过一个半小时,那还不如在教室里午休。
  分班不光换了教室,连教学楼也换了,两栋教学楼之间仅隔了一条过道,但外观上看却差别很大,一栋现代高耸,与校门遥遥正对,是学校的门面,一栋传统悠久,活动的空间更多,仅此而已。
  林既所在的教学楼自然就是一中的门面,虽然气派,但里面的班级不多,包含了高二到高三所有的文理尖子班,在教室之下则是校长、书记等等领导的办公室,压力可想而知。
  最糟糕的是,教室在五楼,并且禁止使用电梯。
  不过好处是室内阴凉,林既的一身闷热走进教学楼就消散了大半,他回头看了眼天,幼稚的指责:“骗子。”
  然后他走向楼梯间,在上楼的同时心里为这个中午计划着,等会儿先把书整理好,再看二十分钟的小说,最后再睡二十分钟。今天下午要开班会,肯定要上台自我介绍,林既对这种面向大众的行为尤不擅长,不禁郁闷得叹息。
  就在这时,悠扬流畅的小提琴声传进了林既耳中。
  林既抬头往上看,心说是谁在教学楼里放音乐?
  他抬步继续朝上走,越往高走小提琴声就越清晰,林既平时不听这样优雅的纯音乐,但也由衷觉得这曲子真动听,音符如流水潺潺,舒缓平和,在这样暗沉的天空之下,仿佛能为万物重新镀上颜色。
  在这样的音乐下,大概能睡个好觉。林既以凡夫俗子的肤浅想着,他走到了五楼,小提琴的声源就在上方,他抬头望去,就看到了深刻进他的灵魂里,此生不忘的一幕。
  楼梯上,身量修长的少年闭着眼,肩上架着小提琴,动人的乐曲自琴弦而出,连他的手指都那样好看。
  漫天的乌云在此时缓缓散开,夏日的阳光又一次回到人间大地。
  少年逆光而立,宛如遗落凡间的神明。
  林既仰望着他,似乎听不到小提琴的声音了,时间在他眼中拉长,放慢,少年精巧俊秀的五官定格在林既的心间。
  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最好看,这是相十方对林既而言的第一个最。
  一曲终,相十方睁开眼,放下了小提琴,他看到了几阶台阶下,仰着头怔忪看着自己的人。
  穿着校服,带着眼镜,一张平平无奇的脸。
  相十方显然是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只平淡的与观众对视一秒,便错开了,他弯下腰将小提琴放进琴盒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