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到底是谁咬了我+番外 作者:焦糖冬瓜(上)

字体:[ ]

《到底是谁咬了我》作者:焦糖冬瓜
  文案:
  安澜做了十几年的Beta,忽然有一天开始朝着Alpha分化了!
  他开始长高,变帅,在omega同学眼里魅力值直线上升中,就连班上的优质A也开始向安澜伸出橄榄枝。
  安澜在跟小伙伴们去庆祝的时候乐极生悲,碰了不该碰的东西,由于自身alpha信息素不够强烈,眼看着就要出事。
  有一个优质alpha救了安澜,咬了他的后颈,并且将他送回了家。
  但是……安澜逐渐开始出现了omega的症状
  一看医生不得了,原来那个优质A的信息素虽然暂时帮了安澜,但因为本身信息素太霸道,甚至对安澜还有不可言说的想法,所以影响了安澜的分化。
  安澜必须找到这个优质A,告诉他——别再疯狂迷恋我!
  但这个优质A到底是谁?
  选项1、温文尔雅语文课代表
  选项2、偏科的校霸数学课代表
  选项3、冷到传说没X欲的校草
  排雷:1、受起初有万人迷倾向,原因前期买股。中后期攻受一心一意,双洁。
  2、文一开始就是攻对受已经感兴趣了,并非无道理深爱,随着文的进展会说起受吸引攻的原因。
  3、据说狗血古早风,为了不动脑子开心写的,追求文笔高大上啥的麻烦出门右转,别影响其他读者心情
  4、我真不知道读者雷啥,等你们又说雷了我再补充吧
  ABO只是一种性别,或者说性的吸引力。决定一个人强大与否的,是一个人内心的强韧。
  如果我是alpha,也许翱翔万里。
  但如果我是omega,也不妨碍我谈笑风生,出类拔萃。
  ——安澜。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竞技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澜 ┃ 配角:许星然,顾砺羽,肖宸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到底哪个优质A咬了我?
  立意:爱一个人是灵魂的对话,与性别无关
  作品强推:身为Beta的安澜,忽然有一天开始朝着Alpha分化了。他跟小伙伴们去庆祝的时候,出现意外,由于自身信息素不够强烈,眼看着就要出事。一个优质A为了救安澜而咬了他,但是……安澜逐渐开始出现了O的症状,他要将这个优质A找出来。是温文尔雅语文课代表?还是偏科的校霸数学课代表?或者冷到没X欲的校草?安澜与他们在射击场较量,在生活中逐渐了解他们的孤独和压力,和他们成为了朋友,也收获了自己的人生。
  作者在文中传递了一个理念,ABO只是一种性别。无论是A还是O,只要内心强韧都能翱翔万里,出类拔萃。
 
 
第1章 一不小心就当了优质A
 
 
楔子
  太阳有些毒辣,落在安澜的后背上,全棉T恤也汗湿了。
  额角的汗水流下来挂在下巴上,随着安澜身体肌肉的协动,那滴汗水经历了自由落体,在安全垫上晕开一小片深色印记。
  此时他已经快要爬到二楼的高度,膝盖弯曲,从手臂到腰背的线条张弛有度,可见他使用的是巧劲儿。
  安澜的右脚踩在下水管枢纽的地方,一个借力终于顺利到达了更衣室的窗口。他的嘴里还咬着阻断剂的盒子,牙关不敢太用力,生怕不小心把里面的注射器给咬碎了。
  在他正下方的地面上是三四层摞起来的垫子,好几个工作人员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他们的脖子上都挂着工作牌,写着“省射击馆”的字样。
  “安澜,你小心一点,那个下水管看起来不大受力,你别踩脱了!”
  “哎哟,真不该让他去冒险……”
  “别乱喊他,万一分心了掉下来可怎么办才好?”
  抵达目的地的安澜呼出一口气,一手扣住了窗沿,另一手在更衣室的玻璃窗上敲了敲。
  整间更衣室都是黑的,只有窗外的日光照亮了面前这么一小片地方。安澜把脸贴在玻璃上向里看,隐隐看见更衣室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人。
  那个人低着头,被笼在阴影里,肩背轮廓修长紧硕,哪怕是封闭自我的姿势,也充满力度感。
  不愧是优质A的身材,天生就适合当个运动员。
  安澜是个beta,易感期alpha的信息素再强烈,他也感觉不到。
  但是此刻,这片黑暗仿佛成为那个alpha的一部分,无限蔓延,压迫感排山倒海而来。
  不好接近,怎么办?
  等等,窗子好像没上锁?
  安澜用手指抠住窗子的缝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脚下一滑差一点掉下去,还好另一只手撑住了,真是胆战心惊……只听见手腕之间的骨头发出轻微的声音,扭到了。
  擦……真倒霉!
  窗子终于被打开了。
  安澜正要爬进去,一直沉默的alpha骤然开口。
  “出去。”
  两个字而已,就像炽热燃烧后的木料碎屑磨砺过安澜的听觉神经。
  安澜咽下口水,他知道易感期的alpha攻击性强,只能小心翼翼地将阻断剂放在了更衣室内侧的窗台上。
  “那我走了……这个药你一定要打,不然……”
  “谢谢,我会。”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承诺让安澜觉得这一番努力被尊重了。
  他退出了窗台,顺手将窗子关闭到只剩一条缝,然后沿着排水管道滑落了下来。
  “药送到了,他说他会用。”
  安澜说完,大家纷纷鼓起掌来,那是真心的钦佩和感激。
  但是安澜笑不出来,因为刚才扭伤了手腕。
  这一场省级的射击比赛,年轻俊杰高手云集,但谁也没料到一位omega选手忽然发情了,他的信息素就像无声的炸弹在封闭的射击馆里迅速弥散开来,几乎影响了所有的alpha。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