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学霸他又冷又欲 作者:襄语(下)

字体:[ ]

  第50章 你可真是个活宝
  苏亟时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连忙起身去医院楼下的书店买了一套金考卷回来。
  池行乐坐在床头,握着问护士借来的笔,聚精会神地做完了一份一百二十分钟的数学高考套题之后,就把笔和卷子交给苏亟时,“快,给我改改。”
  苏亟时一目十行地看完整套卷子,不到三分钟就把分数算出来了,“九十三。”
  池行乐眉头微微蹙起,白皙的脸颊鼓着,抿着嘴巴像是有什么想不明白,苏亟时坐到床边小心翼翼地用薄唇蹭了蹭他的脸颊,仿佛是在对待一个易碎的瓷器,放缓了声音轻轻地问他,“怎么了?”
  池行乐垂着疏朗分明的长睫看着自己的右手,语气里满是疑惑不解和失望的情绪,“我记起了很多事情,我感觉我脑子好像变聪明了,然而并没有。”
  他摆脱了小乐乐的诱惑醒来的那一刻都觉得自己数学可以考一百三了,结果还真他妈的只是错觉。
  “池行乐,你还真是个活宝。”苏亟时哭笑不得地把池行乐搂进怀里,然后就把脑袋埋进了他的发梢里不动了。
  没一会儿,池行乐就觉得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后颈淌下,苏亟时把他搂得很紧,仿佛恨不得能把他镶嵌进骨血里,紧得他的骨头都在发疼,池行乐没有吭声,任由苏亟时的泪水将他的发梢一点一点打湿。
  过了很久,苏亟时才把脑袋抬起来,脸上神色如常,唯有一双乌黑泛蓝的眼睛湿润发红,他摸了摸池行乐后脑勺上被他泪水打湿的发梢,声音微微有些发哑,“饿不饿?我去给你拿吃的。”
  池行乐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什么,拽着他的衣摆凑上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给我带罐可乐,还有披萨。”
  苏亟时心尖微微一颤,忍住了想要把人再搂进怀里的冲动,指腹轻轻摸了摸池行乐苍白的脸颊,给他倒好了可以喝的温水才起身离开。
  苏亟时离开没一会儿,池行乐觉得有些渴了,就拿过放在床头桌子上的杯子喝起水来,刚喝了两口,病房门就被推开了。
  池延安看上去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脸色憔悴,身上还穿着跟他一样的同款病号服,神情悲怆,池行乐乍一看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他眨了眨眼,池延安就走到了他跟前,颤抖地伸出手想去摸他的脑袋,池行乐下意识地躲了一下。
  “乐乐,我,我是爸爸啊,你,你不认识我了吗?”池延安一副快哭了的样子,“我是爸爸啊,乐乐。”
  池行乐往后缩了缩,似乎想要跟他拉开距离,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惧怕的表情,反倒是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微微泛起几分冷漠的情绪,他叹了口气,“池延安,我是被咬了,又不是脑子坏掉了,你言情剧看太多了吧。”
  池延安脸上悲恸的神情似乎有着一瞬间的凝滞,他正欲开口,病房门又被推开了,苏亟时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挡在了池行乐身前,丰神俊秀的面容表情冷漠,“池先生,请你离开。”
  池延安眼巴巴地看着在苏亟时身后探出了半个脑袋看他的池行乐,语气有些急切地道:“苏同学,那是我儿子。”
  “我知道,”苏亟时乌黑泛蓝的眼眸情绪冰冷,“如果你不是乐乐爸爸,我会立刻把你丢出去。”
  池行乐很想举手给苏亟时鼓鼓掌,但是感觉气氛不太适合,他看见苏亟时说完之后池延安的肩膀就塌了下来,整个人像是遭受了打击一样步履蹒跚地往外走,而且还一步三回头,池延安前后脚刚踏出病房,苏亟时就把门关上了。
  这段小插曲池行乐一点儿也没有放在心上,他坐在病床上,扬着一双潋滟漂亮的桃花眼期待地看着苏亟时提回来的环保袋,像只摇着蓬松尾巴等人投喂的猫,“学霸,你买的是哪家的披萨,为什么包装看起来一点也不披萨?”
  苏亟时把洗干净的勺子递给他,然后从环保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保温桶,盖子打开,浓郁的食物香气就飘了出来,一闻就是粥。
  池行乐突然一点儿也不期待了,“学霸,你说给我带可乐和披萨的,你言而无信。”
  苏亟时把保温桶里的粥倒到碗里,无视了池行乐的话,舀起一勺吹凉了一些就递到他的嘴边,“张嘴。”
  池行乐抿着嘴巴不高兴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才张口吃了。
  软糯的小米粥被熬得又绵又软,入口温度刚好,苏亟时一小口小一口地喂池行乐吃完了,又拿来温水给他漱漱口,然后就进去把毛巾打湿,坐在床边给他擦脸擦手,池行乐低头看着苏亟时用毛巾仔仔细细地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擦干净,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学霸,你是把我当成生活不能自理的残废了吗?”
  苏亟时擦完了就把毛巾放到一边,然后拉过池行乐的手搁在自己的掌心里,慢慢地给他按摩,略微有些沙哑声音缓缓地道:“池行乐,你昏迷了五天,每一天我都提心吊胆,怕你突然就没了呼吸。”
  池行乐嘴角的笑容因为他这话渐渐走神了,他看着苏亟时乌沉沉的睫毛下微微有些发青的眼圈,心里头一时五味陈杂。
  “我很自责,如果那天不是让你一个人去面对白文晋,也许你就不会变成这样,”苏亟时的长指握着池行乐的手,两人手指交缠相触时的温度是暖的,他垂了垂乌沉沉的睫毛,微微低下去的声音像是魔怔了一般,透着一股令人心惊的阴鸷,“如果你死了,白文晋也别想活了。”
  看着池行乐躺在病床上呼吸渐弱的时候,苏亟时脑海里动过无数次要把白文晋弄死的念头,一旦池行乐断气了,他的理智也会跟着断掉,但是幸好,池行乐回来了。
  眉心微微一跳,池行乐的掌心惊出了一层细汗,他抿了抿嘴巴,脸色不悦地看着苏亟时,“苏亟时,你吓到我了。”
  他抬手摸了摸苏亟时有些消瘦的下颌,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角,“别做傻事,你要考B大,以后要做一个最了不起的工程师,不要为了这种人断送前程,不值得。”
  苏亟时没说话,伸手把他抱进怀里,池行乐瘦了很多,体重轻得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苏亟时怕他吹风着凉,就拿了件薄外套披在他身上。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