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在城隍庙不许追星 作者:杀鱼证道

字体:[ ]

 
文案:
安偃云:你好,我是现任云南省城隍,能不能给我一张你的海报,我想拿回去贴在自己庙里。
江玖:……不给,我要开除你粉籍!
小明星江玖不知不觉就被他的神秘粉丝安偃云掰弯了,不开心。
 
安偃云x江玖HE,甜甜甜
 
内容标签: 甜文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玖,安偃云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喋血令
 
 
楔子
  烈日熔金,江玖一张俊逸的脸上淌满了汗水,衣服也打湿了一片,黏糊糊地贴在身上,倒显出他挺拔的身材来。
  导演胡龙华那边围着刚刚不当心摔骨折的武替老何商量了半天,终于走过来无奈地说:“都先歇一会儿吧,下一步拍摄计划等通知。”
  于是江玖脱了戏服头套,躲到阴凉处等着剧务杀西瓜吃。
  他正在拍摄的是武侠剧《喋血令》,江湖游侠李景修偶然救了流落民间的公主,而陆子平是被派去刺杀公主的杀手,因缘际遇,李景修和陆子平都爱上了公主,三人一同挫败了高丞相谋国的阴谋,陆子平却在勤王一战中牺牲,最后公主去北方和亲,李景修默默地与两个空碗一起喝酒。
  入行四年,江玖的资源一直让人心酸,这回饰演的陆子平虽然依旧是男配,戏份却十分吃重,导演胡龙华又与他颇有渊源,所以最初他是很高兴的。
  然而,拍摄进行了一个月,江玖却遇上了三桩烦心事。
  其一,他那个本事小脾气大、一向对自己不闻不问的经纪人范勇不知吃错什么药跑来鹿岛影视城看着他拍摄,时不时跟他提两句:“你这个机会不错,要是有了水花正好去跟汪老板相处相处,说不定就能红起来了。”
  其二,这是他第一回 正儿八经拍武侠剧,威亚吊得他全身发疼,去跟武指请教了许多次,答复都是“习惯就好”,弄得江玖常常回去在镜子前脱了上衣,忧郁地想,要是一早就把肌肉练出来,说不定拍这些就很容易了。
  其三,也就是刚刚发生的,武替老何意外受伤,偏偏此时男主徐启繁抱恙请假,女主罗水岚有活动不在组,弄得江玖期盼了很久的这场马上对战拍不了了!
  江玖拿了一片西瓜慢慢开始啃;他头顶的万里晴空中忽然飘过一道祥云。
  -----------------------------------------------------------------------------------------------------------------------------
  01、
  安偃云,字寄雨,号东川君,晚唐时受封陇右道城隍,至元十三年,调任云南行省,连任至今已七百多年。
  这一天刚刚好过了七月半,阴司里最忙的一段时日已经过去,安偃云立刻将寻常事务交待给几个手下,自己巴巴地跑去上海,从城隍庙里把他同事秦访天挖了出来。
  秦访天身为上海城隍,自从经济的飞速发展将上海变作了如今的国际化大都会以来,对接待休假时来旅游的同行这种事已经驾轻就熟。他腾了一朵祥云,亲自把安偃云送到鹿岛影视城上空:“东川君,你那爱豆就在这里拍戏呢,我不方便送你下去,就此别过了。”
  安偃云一身玄衣,昂藏而立,负手悠然道:“多谢显佑伯,我自有分寸,只不过想去要个签名。”
  秦访天半信半疑,眼看着安偃云俊朗的脸上带着激动的红晕、急吼吼往底下的剧组里一头扎去。
  各人自有缘法,管不得他。
  安偃云千里迢迢跑来是为了亲眼见一见江玖。
  江玖不愠不火,出道六年都没演过什么主角,粉丝有是有,但与那些娱乐圈中如日中天的大咖比起来,就犹如散兵游勇遇见帝国铁骑了。安偃云是去年闲极无聊看电视剧打发时间时候知道他的,那是部早年的宫廷剧,江玖在里头饰演了一个因死谏昏君被当廷杖毙的言官。安偃云也说不清是剧中江玖哪一个桀骜锋利的眼神刺中了自己,看完廷杖那一集后有一个月他心里梦里全是那言官笔直的脊梁和洇了血的单衣,使他控制不住去搜索有关江玖的一切:多大年纪、演过些什么角色、星座、喜好、访谈、饭拍……
  就这样,安偃云正式成了江玖的粉丝。
  早在春天他就得知,江玖新接了一部武侠剧《喋血令》,出演戏份挺重的男二号,九月份要在鹿岛影视城取景。那时安偃云便打定主意要来探班;他当然能跟管辖鹿岛的秦访天打个招呼、使法术来悄悄看几天江玖,但他更想以一个平常粉丝的身份来见见自己爱豆,如果能握个手要个签名就更好了。
  大约是安偃云那一身黑色袍子很有影楼气息,众人都把他当作群演,任由他一路畅通走进了摄影棚。
  安偃云也是运势颇佳,眼睛上下一瞄,就瞅见一个打扮考究的男子坐在边上玩手机,正是江玖的经纪人范勇。他心里道一声巧,从袖中摸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走上去打招呼:“勇哥你好,我是江玖的粉丝。这是给他的礼物,我想当面给他,不知是否方便?”
  这些话是安偃云早就想好了的。他自认用词妥帖,语气也十分客气了,然而他毕竟做了上千年执掌一方事务的城隍,骨子里那股镇魔灭邪的气势不自觉就带了出来,硬生生把粉丝特来觐见的氛围扭成了大老板视察工作。范勇虽说不明内情,但显然也领受到了这种令人不快的压迫感,开口讲话就不太好听:“江玖不见闲人,走走走,安分做你的群演去。”
  安偃云皱皱眉头:“你说谎,江玖从不摆这种架子。”
  范勇火气上来:“你了解江玖还是我了解江玖?还真信了他脾气好性格软?”
  他这句话嚷得有些大声,周遭不少人抬头看他们,纷纷议论起来。
  安偃云正是历代脑残粉精神附体的阶段,哪里能听得有人说江玖不好,当场翻脸:“胡说八道!你这还算是江玖经纪人吗,简直就是个饭桶!”
  范勇没料到安偃云竟然张口就胡乱骂人,也发了大脾气:“你哪里来的小混混,你妈教过你做人的道理没有!”他不光说,还上了手想去拎安偃云的耳朵:范勇只当安偃云是哪里的群演,教训两句丢给带戏的副导不是什么大事。
  可安偃云不是。
  安偃云生前就爱赏花论剑,做了城隍更是常要跟来滋事的恶鬼干架。这么一来,这边范勇刚伸了手,安偃云就本能地接住他的手腕轻巧一扭。只这一个动作,范勇就被带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范勇失了颜面,又抡着胳膊想去揍安偃云:“你敢动手?”
  安偃云此时恼怒范勇蛮横无礼,满心都是江玖不知受过他多少闲气的念头,也不忍耐,把带来的礼物重新往袖中一揣,左手接住范勇的拳头,右手就还了一拳回去;周围看热闹的没想到他们一言不合就会打起来,没来得及拉住两人就已打成一团,拳拳到肉,一时又没人敢上来劝架了。
  安偃云一出手就占了上风,两下就闷了范勇一鼻子血,他当场就有些心虚,心想这事闹大恐怕要给秦访天找麻烦。然而不等他收手,就瞥见围拢来看热闹的人群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窄腰长腿,星眸玉颊,纤长有力的手指里捏了一片水当当的西瓜,正在一边啃着一边往自己这里看过来——正是江玖!
  被爱豆这样看着,安偃云一时热血翻涌,脑子不是自己的了,心也不是自己的了,在凡人面前要低调行事的准则顿时忘了个精光,一门心思都是要在江玖面前好好表现。他这个“好好表现”非常直观地作用在了范勇身上:出拳的姿势要好看,踢腿的身形要潇洒,脸上表情不能太狰狞,定要显出自己最英俊的那一面。
  “别打了别打了!”
  保安们终于到场,七手八脚把范勇从安偃云手下救了出来,可惜为时已晚,范勇一只眼睛乌青乌青,鼻血流了半张脸,右手也软绵绵的,恐怕已经骨折。
  江玖把啃完了的西瓜皮往垃圾桶一丢,三两步凑过来:“勇哥怎么样?勇哥还好吧?”
  范勇话都说不利索:“报……报警……”他这微弱的一句话讲完,就眼一翻晕了过去,沉甸甸的身体把搀着他的保安压了一个踉跄。
  江玖把钱包一掏:“麻烦先送勇哥去医院吧,医药费我来。”
  安偃云这才反应过来他揍的是江玖的经纪人,首先有麻烦的只怕是江玖而不是秦访天。他后悔不迭,赶忙说:“我出我出,医药费该我来!”
  江玖看也不看他,自顾自掏了钞票给保安,嘱咐他们好好照顾范勇:“报警就不必了,对剧组影响不好。”
  安偃云惶恐难耐,想上去好好解释,却被一只手臂拦住了。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家和蔼地询问安偃云:“小伙子是哪个剧组的?有没有想过试试武替?”
  “武替?”
  老人家笑眯眯地说:“我是《喋血令》的总导演胡龙华,昨天我们主演的武替受了伤,所以这会儿才搁了进度。我看小伙子你身手很不错,练过的吧?”
  “嗯,练过。”安偃云点头,“但我不是群演,也不太方便一直呆在剧组……”
  江玖那边送走了范勇,过来向胡龙华致歉:“胡导不好意思,给你惹事了,我这就联系公司那边处理。”
  胡龙华倒是不太在意:“还是我去跟你公司说吧,省得你难做。剧组里有个冲突也正常,虽然严重了一点还是能商量的,又不是外人跑来找事。”他又转回去看安偃云:“是吧,小伙子?”
  话里话外,安偃云当了这个武替,这事就能算成内部纠纷轻轻揭过;安偃云要是不答应,恐怕不单不能轻易了结,江玖也要受牵连。
  安偃云把头一点:“武替要做些什么?我从来没干过。”
  江玖似乎笑了一声,等安偃云去看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那份准备好要给江玖的礼物还在安偃云袖中安静地装着。
  胡龙华招手喊来副导:“拿老何的本子来给……”他眼睛瞄向安偃云。
  安偃云识相地接上:“安偃云。”
  “给这个新来的小安看看。”胡龙华亲切地拍拍安偃云的肩膀,“今天还是先拍水岚他们那边,明早让他跟小江试试。”
  就这样,安偃云阴差阳错成了《喋血令》剧组的一员,也算是参与了江玖的演艺生涯。
  夜里暑气褪下去一点,安偃云坐在窗台前面看剧本。他被分到一个招待所的小标间,因为临时加入的缘故,暂时没人与他同住。
  安偃云早就知道《喋血令》大概是讲一个侠客与公主之间的爱情故事,江玖饰演的杀手陆子平则是这个爱情故事中的炮灰。他拿的剧本只有几场武戏,一部分是侠客男主李景修为了保护公主与陆子平之间的对战,后来大约是两人握手言和了,有几场李景修与陆子平一道击退其他杀手的戏,最后一场则是两人一同杀进皇宫拯救被幕后大反派高丞相囚禁的公主与皇帝。
  剧本显示,陆子平在最后一战中身陨了。
  剧本中“陆子平”后面的括号里是江玖两个字,安偃云拿手指轻轻抚摸这个名字,心想你接的角色怎么老是要惹人心疼。念头一转他又开心起来,毕竟这一回自己是来当武替的,那不就是说那个血战一路、万剑加身的炮灰其实是自己么?
  念头打开了,安偃云不由地去畅想,将来《喋血令》这片子上了,“陆子平”这个角色其实是他跟江玖合二为一、共同出演的。如果说一个角色也有灵魂,那么在“陆子平”这个灵魂里,是他安偃云的一部分与江玖的一部分不住地在互相交融;作为武替他可能很少能跟江玖碰面,但他们之间会通过“陆子平”建立一种玄妙的默契,共同赋予这个角色血肉与灵魂,让陆子平从剧本上那些干巴巴的宋体字中活过来……
  安偃云袖中的那个小礼物跳了一下。他合上剧本,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使出什么法术去窥探江玖的动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