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末日快乐 作者:年终(一)

字体:[ ]

 
  文案:
  天才科学家阮闲昏迷数年,一睁眼腰不痛了,腿痊愈了,人也能蹦跶了。只可惜门外人工智能失控,人类末日早已降临。
  好在他的运气没用光,成功捕捉了一位生存力极强的求生搭档。
  唐亦步:咱俩这种古旧机型,特容易报废。
  唐亦步:记着点,保证安全的首要原则——千万别和人类走得太近。
  阮闲:……等等???
  人工智障攻 × 盲目乐观受
  末世背景,最强人工智能及其创造者挣扎求生(?)的故事。
  强强/HE;日更,每晚23:00更新;更多作品请戳专栏☆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亦步(攻),阮闲(受) ┃ 配角:余乐,季小满,NUL-00,MUL-01 ┃ 其它:硬核小熊软糖
 
 
【序章】
第1章 苏醒
  黄昏。
  血红的阳光穿过藤蔓,从坑洞口坠下,照亮一片布满裂痕与沙土的瓷砖地板。
  中年男人颤抖着吐了口气,把自己往早已荒废的地下走廊那边挤了挤,在废墟中坐定。原本背靠墙壁的人骨被他挤到旁边,散落成一小堆。
  他哆哆嗦嗦地抓紧不住淌血、断了半截的左臂,努力咽下几声呻吟。血液将脏兮兮的布料洇得接近黑色,在看不清颜色的瓷砖上渐渐积成黑红的湖泊。
  大量分泌的肾上腺素没能给他再次站起来的力量。
  男人用力抬起头,通过坑洞边沿,看向被夕阳染成橙红的天空。
  在这里可以勉强看到不远处高层建筑的尖顶。然而那里没有记忆中规整的楼层和塔尖,闪烁金属光泽的几何体怪异地扭曲转动,在温暖的阳光下硬是泛出几分寒意。
  那早就不再是人类的地盘。
  四肢开始发冷。他咳嗽两声,竭力撑住越来越沉重的眼皮,想去摸腰包里的止血凝胶。可惜摸来摸去,包裹里只剩几个冰凉的能量罐,已经有点麻痹的指尖触不到止血凝胶瓶温润的磨砂面。
  他机械地抚摸那些冰冷的罐子,血液随时间缓慢而坚定地流逝。
  视野愈发模糊,眼前的事物混合成血红的一团。不远处有重物落地的声音,硬物摩擦地面的刮擦声越来越近。怪物特有的刺鼻甜腥气变得浓重,连带着思维也渐渐混沌起来。
  来不及了。漫长的追逐后,那东西终究还是逮住了他。
  男人甩开额前汗湿的头发,紧了紧腮帮,表情有些扭曲。
  像是终于下了某种决定。他将腰包里的能量罐一口气都掏了出来,摊在大腿旁边,随后哆哆嗦嗦从胸口的暗袋里捏出枚纽扣炸弹。
  和炸弹放在一起的还有个应急罐头。
  罐头不到掌心大小,薄薄一层,有点像旧时代的糖果扁盒。幸存者基地每个探索员都能分到一个。和自制的武器与能量罐不同,那是人类文明毁灭前的宝贵遗物——味道鲜美,能量价值极高,混上足量的水,够一个成人撑上整整十天。
  不过比起食物,大家更愿意把它作为某种护身符,紧紧贴在胸口。这里是森林,他们总能搞到点东西果腹,没人会奢侈到动用这么宝贵的资源。
  自己分到的这个罐头还带着它上任主人的一点点血迹,现在它将再次变成“遗物”。
  疼痛和失血使得意识逐渐模糊,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点想哭。狠狠抽了抽鼻子,他看也没看,直接将那小巧的罐头掷向身后,任凭它叮叮当当滚落进废墟深处。
  那丑陋的东西终于凑近,恶臭氵朝湿的呼吸扑面而来。
  越发昏暗的视野中,暗红色的色块所占的面积迅速变大。那八成是那东西的嘴巴,它正张开巨口,准备把面前无力反抗的猎物一口啃去半截。
  男人虚弱地咧咧嘴,用牙齿扯开纽扣炸弹的密封袋,利落地启动,随后丢到能量罐旁边。
  “呸,今儿咱俩谁也别想吃上饭。”
  视野陷入黑暗前,他用最后的力气朝眼前啐了口唾沫。
  灼目的白光炸起,能量罐爆开的冲击险些把不远处的地下走廊震塌。
  挂在洞口的藤蔓瞬间被高温烧灼成灰烬,中年男人没了踪影,原地只留下个混杂了焦黑和土棕的大坑——处于爆炸中心的人类躯体直接化作肉沫。而怪物不成形状的巨大尸块散落在坑洞四周,焦黑的肉块断面露出不少灰色的血管,还在微微抽搐。
  爆炸的冲击波惊飞了附近所有鸟类。待烟尘散去,最后一块碎石在土地上躺稳,几只乌鸦似的鸟才扑腾着翅膀凑近,开始啄食塌陷坑洞附近的碎肉。
  然而一切并未就此恢复平静。
  稀稀拉拉的石块摩擦声再次响起,塌了大半的废弃走廊震了震,一个满是划痕和锈迹的金属容器从废墟中斜斜滑出半截。
  满是尘土和泥渍的CAO作面板挣扎着闪烁了两下,终于熄灭。方才的爆炸明显激活了什么,哪怕有灰尘的遮盖,金属表面上隐隐的蓝色光路依旧称得上显眼。
  黑鸟们停下啄食的动作,警惕地打量着那闪烁不止的金属家伙。
  能量罐的爆炸和碎石的磕碰使它变得坑坑洼洼,原本严丝合缝的盖子吓人地扭曲起来。粘稠的液体顺着缝隙不住向外涌,如同伤口冒出的血液。
  液体散发出微弱的莹蓝色光晕,没有渗进土壤。它滚过石屑和土渣,蜿蜒而下,在一片洼地中渐渐聚集。
  像极了落在荷叶上的水珠,或是散落在地的水银。最后的液体从金属容器中流干净后,在肮脏的瓷砖碎片上聚成直径不到两米、高度半米左右的一团扁圆。
  附近的黑鸟们开始警惕地蹦跳,抛开近在嘴边的碎肉,离那片被阴影吞没的地下废墟远了几步。
  异变突生。
  仿佛颜色在凝结,或者孵化。巨大“水珠”的外侧渐渐变得透明,颜色向液团中心收拢,越发浑浊。不多时,哗啦一声,整个液团崩散在地。不自然的声响终于惊飞了黑鸟,原地仅留下被啄食了部分的碎肉。
  最后一根羽毛落地,不再粘稠的液体彻底渗进瓷砖裂缝,只剩中心凝聚起的东西湿淋淋地俯卧着,被烧焦的尸骨、炸碎的组织碎片与石屑包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