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收养了祖师爷 作者:流水潺潺(下)

字体:[ ]

第56章 52
 
“这是不是就叫好了伤疤忘了疼?”虚舟桀桀怪笑, “你背上的伤口是拜谁所赐,难道不知道吗?”
莫小风是真不知道。当初虚舟是在背后偷袭的他,还没等看清脸长什么样呢, 他就已经昏了过去。
偷袭这么无耻的事, 居然还得意洋洋的讲出来, 莫小风都要给气笑了:“原来是你!你为什么要把脸遮起来?是不是因为能做出偷袭这种烂事的都不要脸?”
笑声戛然而止, 虚舟狠声道:“你以为我为何要把脸遮住?”
莫小风心想这得问你自己呀。但他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见虚舟突然一把拉开了兜帽, 露出脸来。看见这张脸,莫小风想说的话一下子噎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只见一道伤疤从虚舟的眉骨开始,划过右眼,一直延伸到脸颊上。伤疤很深, 而且不知为什么没有愈合上,中间凹陷下去, 两旁的肉向外翻卷,沟壑一般横在脸上,让人不禁想起一个地名:夹皮沟。
莫小风:“……你还是把帽子戴上吧。”
“怎么?看不下去了?”虚舟冷笑,他说话的时候, 那伤疤也会跟着一颤一颤, “这可都是拜你所赐!”
啥?莫小风努力压住脾气,让自己心平气和地跟他摆事实讲道理:“大哥,碰瓷也要讲个基本法好不好?至少得保证咱们之前见过面,这个瓷儿才能勉强碰上。坦白说, 就你这一副丑得让人一见难忘的尊容, 如果以前我见过你,绝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自以为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虚舟却已经气得两手发抖:“你果然跟以前一样,巧言令色!”
如果不是这二十年的记忆整整齐齐,每一年都清晰可考,莫小风真要怀疑自己失忆了。他有点同情地看向虚舟:“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自觉得这句话已经说得相当委婉,他真正想问的是:大哥,你是不是思觉失调了?
“就算我会认错人,它总不会认错吧。”虚舟抬起一只手,一条黑蛇便从他的袖口里钻了出来,下半身缠绕在他的手上,上半身则高高仰起,与莫小风遥遥相对。
莫小风吓了一跳,不自觉后退一步,说道:“嘿,我最讨厌蛇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当他说到“讨厌蛇”的时候,那条黑蛇的头微微后仰,脸上似乎流露出受伤的表情。
是的,没错,他从蛇的脸上看出了受伤的表情!老天作证,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知道蛇会有表情!莫小风觉得自己要疯。
“你居然会讨厌蛇,这不是笑话吗?”虚舟明显地一怔,随即开始认真打量起莫小风,“难道前世的事情,你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前世”这个词传进耳朵里,莫小风不禁一呆。有道是“道修今生,佛修来世”,这话虽然说得太过绝对,但也不是全无道理。修道之士的目标十分明确,就算不能白日飞升,至少也要修一个长生不老,那些高士大能即便死去,也被认为是尸解成仙了。投入轮回被看作苦事,避之唯恐不及。
莫小风修行这么多年,即使知道地府有轮回,也从未好奇过自己前世从何而来,来生又往何处去。毕竟前世之世若是无知无觉,怎能说那是自己?后世之世记忆不在,那也不过是个全新的人罢了,与己何干?
“前世?”莫小风呵呵笑了起来,“你又怎么知道,我跟前世伤你的那个是同一人?身体和容貌都已经变了吧?”
虚舟缓缓地道:“身体和容貌虽然会变,但魂魄的味道不会变。”他的手轻轻抚在蛇头上,顺着蛇身慢慢捋下,问道:“是吧,檀青?”
后一句话他是对蛇说的,而那蛇也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一样,三角形的头轻轻一点。
莫小风心里一阵恶寒。他忽然想起端午节那天,大量的蛇被带入宾馆房间,其中一条蛇扑在他的身上,眼看就要咬中他了,结果跟他对视三秒,居然一转头,走了。事后那个大嘴巴顾源还打趣他是不是白素贞的后代,那时候,他心中其实不是没有疑惑的。想着想着,莫小风嘴唇有点发干,问道:“那我的前世……是什么人?”
他是真的在害怕,万一虚舟说他前世是一条蛇,那可怎么办?
虚舟脸色一变,目光中现出怨毒的恨意;“你的前世,是一个卑鄙无耻、反复无常的小人!”
好吧,总比一条蛇强。莫小风松了口气。
虚舟抚摸着自己脸上的伤,说道:“我永远也忘不了,你的剑从我脸上划过时的痛!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无论经过多久,我都要把这笔账讨回来!我本来以为你已经魂飞魄散了,却万万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有转世的机会,很好,这一次,我要亲手把你得魂魄打散,再也拼不回来!”
他越说声音越高亢,带着几分嗜血的狂热,看得莫小风一阵心惊。眼见着一道银光裹挟着阴风袭来,莫小风慌忙退开。
之前御景跟莫小风提过,伤他的人是个魔将。魔将的本事莫小风是见识过的,就如当初那个叫什么玄烈的,莫小风在他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姑且认为这五个魔将的实力差不多,他在这个什么虚舟手下恐怕也讨不了好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莫小风决定跟他讲道理:“就算伤你的是我的前世,但是他已经死了,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做的事儿怎么能算在我身上?”
虚舟把手上的银鞭舞动如蛟龙,每一次挥动,都带着翻江倒海的威力,逼得莫小风狼狈不堪。但莫小风也开始意识到,这一次对阵虚舟,他已经不像对付玄烈时那样被动了,偶尔还能还个手。不知道是这个虚舟太弱,拉低了五将军的平均水平,还是说,他在御景的特训之下进境神速?
想到御景,又忍不住想,这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不是说无论在哪儿他都能找到自己吗?随后又是一惊,自己几时这么依赖他了?
躲闪鞭子的同时,思想工作还是要继续做的,莫小风拿出居委会老奶奶般的耐心:“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前世伤了你,你不也抽了我一鞭子吗?差点抽去我半条命,怎么也应该算扯平了吧?人要知足,要适可而止,占便宜不能没够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