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神君误我+番外 作者:初可(下)

字体:[ ]

 
第45章 武林盟主和我情敌了·八
  之后的日子,明曜的身子倒是好了, 却一直克制有礼待祝汸, 不曾有逾越, 话都很少说。
  反倒显得前阵子的殷勤与逗弄有些虚幻, 明曜又变回当日比武台上那个高傲冷漠的武林盟主, 也与还在天上时的开曜神君很像,祝汸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也不解于自己的这份心情:老家伙正正经经、正正常常的,不好吗?
  他想不明白。
  路倒是一直在赶,他们也终于找到一个镇子,进去后,祝汸有些震惊, 按理来说,这个镇子不大不小, 还是个重要地段, 该很热闹才是,却没想到整个镇子都很沉寂,偶尔瞧见几个百姓经过,大家也都是一脸麻木。
  西塔见状, 便道:“天下越来越乱了, 此处本就已是陇西边界,临近西域各国。你们皇帝早已管不了此处,近来忙着跟北边越国打仗, 已经被吞了一座城池,再分不出兵力来,此处便常有强盗与西域悍匪过来打劫,就是官府都不管了。”
  “天下竟已大乱至此!”祝汸感叹。
  西塔点头:“最乱的就是西边与北边的边境,也就南边还好些。”
  无论是他,还是盛毓娘,看向马车外的眼神中都带上几丝同情。他们会武功,天下再乱,总能逃出生天,大不了避在深山中、大漠里待上几年,天下太平了再出来,再出来也照样能活下去。于这些普通老百姓就不同了,他们没功夫,没银子,也没人保护,只能被迫成为乱世浮萍。
  祝汸心中不好受,可他身为天帝,什么也不能做,朝代更迭本就是为天道,他只能坐壁旁观。
  “这个镇子已算好的,我看房屋都是整齐的,应当被打劫得并不厉害。”西塔解释,他毕竟是从西域来,知道得多些。
  盛毓娘叹道:“我想给些银子他们。”
  “给他们,没用的,越往西边走,银子越发没用,大家都以物换物。”
  他们俩商量着如何才能帮到这些百姓,西塔不必多说,虽说来自西域,却是心明之人,再看这次他主动帮助明曜与他们,也知是个热心肠的人,称得上是大侠。盛毓娘出身江湖名门,虽不是什么行走江湖的大侠,见事少,却也很乐意帮忙。
  明曜却是照例一句话不说,祝汸心中嘟囔着,到底是主动看他一眼。
  明曜双眼冷漠地看着车外镇子,是的,是纯纯粹粹的冷漠,似乎这些人完全与他无关。
  是因为失忆的缘故?对他那样也就算了,面对如此凄凉场景,为何也会如此。
  他可是武林盟主啊!武林里出了名的大侠,那么多侠士亲眼见证的,老盟主对他推崇有加!这些江湖人士,不是最喜欢劫富济难?也最爱拯救天下?
  祝汸又想到那日在明池山庄中听到的话,似乎明曜真的杀人不眨眼,不拿人命当一回事?那个救下的,差点儿要被明曜下令弄死的壮汉,还在阿兔储物袋中待着呢。
  难道也不是失忆的缘故?是明曜天姓如此?
  他是开曜神君投的胎啊,怎能如此呢。
  祝汸更不好受,他不希望开曜神君历劫时候是这样的人。
  他倒还是觉得嬉皮笑脸开玩笑的那个明曜,比较有人情味,虽说瞎叫唤起来很是讨厌。
  明曜察觉到他的眼神,回头看他一眼,眼神照旧冷漠,隐约保持距离。
  祝汸被击中,反正他不喜欢这样的老家伙!
  老家伙再坏,也该是心怀天下,对他那样也就算了,对待这些却不该如此冰冷漠然。
  他收回视线,索姓也再不看明曜。
  明曜并不知祝汸心中所想,他心中的确一片冷漠。人各有命,他父亲有那么多儿子,只活了他一个,是因为他的兄弟全都被他亲手杀了。没办法,他的兄弟不死,他就得死。
  明家从来只需要强者。他的父亲如此,祖父如此,祖宗亦如此。
  国家如此,天下亦如此,这些事与他有什么关系。
  说不得,明家还能趁乱再夺得皇位,这也是祖宗之意。
  明曜明明不是愚笨之人,却不知祝汸突然皱眉的真正原因,还以为只是被他前阵子给气的,毕竟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他不明白同情心与同理心是什么,从来不曾有人告诉过他。
  他们走下马车,走在镇子有些破损的石板路上。
  走了几步,看到个孩子坐在路边大声哭,却没人管她。
  田田跑上前,蹲在她面前,问道:“小朋友,你怎么啦?”
  那个孩子,穿得破破烂烂,脸上也黑一块白一块的,抬头看到漂漂亮亮的田田,看得有些傻眼。
  田田掏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她:“你别哭啦!”
  她不敢接,咬着嘴唇,再度哭出声。
  田田便有些苦恼地回头看祝汸,他们纷纷走上前,明曜走在最后,祝汸也蹲下身,问道:“孩子,你怎么了?”
  小孩瞧起来也就跟田田一般大小的年纪,擦着眼泪,哭道:“呜呜呜我家的鸡被人偷了!呜呜呜,我娘亲没有鸡蛋吃了,我娘亲她病了,我不敢回家呜呜呜……”
  田田眼睛一眨,眼泪也掉了,她从自己的小荷包里掏出块玫瑰窝丝糖递给她:“你别哭,我给你糖吃!”
  孩子到底还是孩子,眼眶上挂着眼泪,看田田手中的糖,不住咽口水。
  田田也不嫌她脏,拉过她的手,将糖塞给她:“吃呀!”
  西塔与盛毓娘也不曾觉得如何,倒是明曜突然皱眉,看向田田拉着的那只小脏手。
  祝汸瞧在眼中,更觉失望,这不该是他认识的开曜神君。
  祝汸示意阿兔扶起那个孩子,牵着田田的手,缓声道:“我们去你家看看吧!”
  他们一同去了孩子家里,宅子倒是挺大,并不像穷人家。
  走进才知道,屋里黑黑的,什么家具也没了。唯一的一张床上,躺着位脸色枯黄的妇人,半昏迷着,已经说不出来话,他们问不出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