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身份号019 作者:西西特(一)

字体:[ ]

 
  文案:
  陈仰出院那天,主治医生送了他一本书,书里夹着一张白卡,背面是一块模糊印记,像是什么图案褪色,正面有一串数字,019。
  当晚巷子里的他出现在陌生码头,遇到了五个等他上船的人。
  他们告诉他,那张白卡叫做——身份号。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弄死,怕鬼怕成狗成长型受VVVVV其他人都是丑逼,全世界只有媳妇最好看,人格障碍攻。
  年下。
  偏现实向,非典型无限流,非爽文,主受,架空,长篇。
  【!!!】作者会修文改bug,经常更新完会在后面加一段,看了盗版的会出现内容缺失,上下文衔接不上的情况,麻烦不要以此来文下哔哔不连贯什么的,谢谢了。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仰,朝简 ┃ 配角:下一本《拜拜》求预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回家
  立意:勇往直前,向阳而生
  作品强推:陈仰出院那天,主治医生送了他一本书,书里夹着一张白卡,背面是一块模糊印记,像是什么图案褪色,正面有一串数字,019。当晚巷子里的他出现在陌生码头,遇到了五个等他上船的人。他们告诉他,那张白卡是身份号。从那天开始,陈仰的生活天翻地覆,他出生长大的城市也变得陌生又诡异。
  本文穿插着任务世界跟现实世界,一个个独立的小故事都会在陈仰的身世下被串联在一起。故事悬疑烧脑,随着故事的进展意想不到的真相也将浮出水面,究竟结局如何,值得期待。
 
 
第1章 多晒太阳会长高
  3月17,阴天,黑云在天边无声叫嚣。风雨欲来。
  陈仰出院,保安张琦把他送到门口,将他的包给他,还有一大捆书,用蓝色尼龙绳绑着。
  张琦手指指:“你顺着这条路直走,过两个路口就有公交,赶紧走吧,快下雨了。”
  陈仰抬头看一眼建筑物上的标志。
  ——第九康复院。
  说起来,青城就此一家规模最完善的康复机构,没有前八个,不知道为什么叫“第九”。
  .
  张琦的余光朝面前的瘦削青年看了一眼,洗到泛白的灰外套跟牛仔裤,短寸的头,眉尾秀致,轮廓很干净。
  张琦见过青年的生活照,那是他跟当年那起事故的受害人,也就是他妹妹拍的,笑起来有种很招人的欠。
  现在他的眉眼间找不出一丝青春飞扬,似乎从里到外都被掏空,换了新的东西塞进去。如今看起来就是杯白开水,一眼望到底,又淡的没味儿。
  可能恢复以前的姓情还要慢慢来。
  至于他今后的生活,张琦在心里叹口气。
  父母双亡,相依为命的妹妹不幸去世,自己重伤住院,后又成了植物人,跟社会脱轨三年半。
  哎。
  .
  张琦回神的时候,青年已经把视线挪向阴沉天空,黑色脑袋仰着,左耳后方有道旧疤,利器划的。
  很细,一直蔓延进起毛的衣领。
  “老弟,要好好过,”张琦拍拍他的肩,郑重按了按,“你还年轻,日子长着呢。”
  陈仰用手背蹭蹭额头,笑着“嗯”了声。
  张琦望着青年的背影,越看越发现跟精神朝气不沾边,弥漫着一股消沉感,他心头发紧,粗喊了一声:“一定要好好过啊!”
  陈仰被喊的后背起一层鸡皮疙瘩,他往后扭头,发现张琦还在那站着,一副送孩子上学的怅然。
  “……”陈仰对老好人用力挥了挥手,再见。
  .
  这一天的北郊跟昨天一样,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忙碌者,一个背着“医学奇迹”之名的人回归生活对他们没什么影响。
  陈仰在门头上面摸到钥匙,迎接他的是冰冷的老屋,他放下包,在家里走了一圈。
  时间流逝是有痕迹的,霉味,灰尘,蛛网,都是。
  陈仰眼神空洞的站了许久,被肚子的咕噜声拉回现实,他咽了几口唾沫缓缓饥饿感,沉默着搞完卫生,把带回来的书整理整理。
  全是康复期间的病友送的。
  如果不是有这些书填空他的精神世界,他早就坚持不下去了。没有想法的活着,不亚于行尸走肉。
  陈仰将散在桌上的尼龙绳抽出来,不小心碰到压在上面的几本书,其中一本“啪”地掉下来,落在他脚边。
  ——《量子论之意识与世界的关系》。
  这本书是出院前主治医生李跃给他的,还没来得及翻看。
  陈仰弯腰捡书的时候,书里掉下来一物,疑似书签,四厘米左右宽,差不多五六厘米的长度。
  捏在手里凑近看看,好像不是书签,是某个卡片。
  背面有一块模糊的浅印子,不清楚是本就这样,还是时间太长,那个图案褪色了。
  卡片的正面左上角有一串数字,倒是很清晰,一共就三位数,019,看不出有什么名堂。
  陈仰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张白卡上面,他决定回头联系张琦,让对方找李跃问一下。
  随便将白卡丢回书里,陈仰收收书就出了门。
  .
  北郊水线漫天。
  陈仰打着伞沿街走,没什么记忆里的熟悉感,陌生得让他乏味,他打消逛逛的想法,随便在面馆吃了碗拉面就去买手机。
  东西买完雨就停了,一切都还算顺利,中途还有个小插曲,路拐角一个店员向他推销面包,说是新口味。
  盘子里有一些小面包块,只有正对着陈仰的那块上面叉着小牙签。
  以陈仰的姓子是不会试吃的,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莫名其妙的捻起牙签,吃掉了那块小面包。
  吃完就后悔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